饭团探书 > 军事小说 > 夭寿啦,异世界竟然不懂美食! > 第二百零五章 流言全文阅读

第二百零五章 流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小女孩心有余悸地拍了拍一马平川的胸脯,长出了一口气。

“你叫什么名字?”

冯仕炎端起桌上的茶杯,“还有……能跟我说说原因吗?”

女孩有些犹豫,但望着冯仕炎那双毫无杂念的双眼,俏脸莫名地一红,喏喏地回答道:“他们都嫌我长得难看,也没人愿意听我唱歌……我已经很久没有赚到钱了。”

“顾妈妈说,楼里不养闲人。所以……”

女孩小心翼翼地说着,不时侧着头,刻意隐藏着脸上的瑕疵,时不时抬眼,观察着冯仕炎的表情。

“那你怎么知道,我又愿意呢?”

“我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

女孩歪着头,一脸的倔强,眼中却是闪着莫名的光。

“呵……”

冯仕炎不由地发出一声轻笑,饶有兴趣地望着眼前的小女孩。

随后,便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十枚小钱,摆在了桌上,想了想,又从荷包里掏出一把小钱,放在了桌子上。

“唱得很好。”

冯仕炎一脸和煦地点了点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穆芸瑶。”

“芸瑶,好名字。”

冯仕炎微笑着将桌上的钱币推到了她的面前,“这些钱你可收好了,买些好吃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亏欠了自己。”

穆芸瑶的眼眶瞬间开始泛红,颤颤巍巍地起身,朝着冯仕炎鞠了一躬,“谢大人。”

“不必这样,这都是你应得的。”

冯仕炎摆了摆手,“再说了,萍水相逢,即是有缘,兴许以后我还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呢!”

穆芸瑶愣住了。

一开始,她纯粹抱着碰运气的心思,想不到真就碰到了一个善人……她不觉得自己的姿色或者歌喉,有什么值得他图谋的地方。

但他就是这么做了……

“行了,我得先走了。”

冯仕炎舒展了一下腰肢,站起身来,冲着她摆了摆手,旋即便匆匆离开。

只剩穆芸瑶愣生生地站在原地,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因一时的心血来潮所结下的善缘,为他后续在风月界打开局面,最终成为青楼之主,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帮助。

只是,这时的他们,都不知道罢了。

待到冯仕炎离开时,屋外早已是夜幕低垂。

那顾妈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和颜悦色地将冯仕炎送到了门外,并一再拜托他得闲了再将那万红壮请来,一道聊聊风月。

冯仕炎也是点头应承,旋即离开。

空荡荡的长街几乎没几个行人,莫名地有些清冷,这悠长的一天,历经了无尽的混乱,终于还是过去了……

“果然……还是不能同情心泛滥。”

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荷包,冯仕炎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在,明天将会是全新的开始。

这一刻,他的眼神无比地坚定!

……

第二天,四人便像是上足了劲的发条,没日没夜地忙碌起来。

成人之间的关系,说简单也很简单,无外乎是利益捆绑!

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也是一个混乱的开始。冯仕炎固然有眼界,但没有任何的实操经验,好在,鲁一风和查良镛正好可以弥补他这一块的劣势。

因此,他只要依据既往的印象,对他们所做的工作进行校正,就可以了。

而万红壮,则彻底成了一个甩手掌柜。

挂着监工的名头东游西荡,一会儿看看查良镛续写的射雕,时不时地点评一二,转过头,又晃荡到了鲁一风的身边,与他就那些内容的标题,进行激烈的讨论。

好在,他也算知道这个工作的重要性,并没有横插一手,胡乱指使,只是在一旁敲着边鼓,尽力做着他力所能及的一些事。

就在他们埋头苦干的时候,坊间关于邸报的各种传闻,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喧嚣尘上。

《逆天邪神》

为了改版,邸报无奈选择停刊一周,这让那些已经渐渐养成阅读习惯的人,格外地不适应。

甚至还有人,透过各种关系前来打听,邸报是否遇到经营困难,需要扶持的。

——起码,对于不少的苏州老百姓,他们对于这份邸报,还是存着一定感情的。没有回应。

渐渐地,舆论开始发酵,这时候,就连老迟都有些坐不住了,着急忙慌地赶到小院……

可他见到的,只是几个黑眼圈浓重,一脸惨白的人。

若不是彼此相熟,他几乎都要怀疑几人是不是遭遇了什么?

这一天,距离他们决定对邸报进行改版,已经过去一周的时间了。

“叔,您怎么来了!”

万红壮打着哈欠,一脸茫然地问道。

“怎么,我还不能来么?你看看你,到底一副什么德行?听人说,你们每天都闷在房间里,从白天到晚上,到底在整什么幺蛾子?”

迟重瑞一脸的急不可耐,“还有,这邸报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是放心你才将这件事交托于你,你可别给我掉链子了,有多少人盯着我,你还不知道吗?”

虽然对于他们来说,邸报只要能够维持运行,便已是一件无功无过的事情。但一旦停刊,所造成的影响终究不小,尤其是来自其它几个府衙的压力,就已经令他有些受不了了。

即便油水再少,城西好歹也算是苏州府的一个主要城区,纵使迟重瑞再淡泊,所能得到的隐形好处,也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你说这事呀,我们在改版呢!”

万红壮又打了个哈欠,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藏都藏不住!

“瞎搞,改什么版?谁允许你们改版?”

虽然迟重瑞并不理解,他们所说的改版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大致还是能猜个七七八八。

“我可警告你,赶紧上新一期的邸报,老子最近可是被各路人吵得头都要炸了!”

“发,马上发,明天,苏州日报创刊号,正式发行!”

“苏州日报?什么苏州日报?你……你给我说清楚!”

迟重瑞一脸诧异地望着万红壮。

他本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子侄颇有些离经叛道的意思,也不喜按常理出牌,却不曾想,他竟是闷声不响的搞了个大事情!

他瞬间感到一阵的头晕眼花,就连站都有些站不住了。

“孽障!孽障!”

迟重瑞颤抖着指着万红壮,一时间不知还能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