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科幻小说 >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评审陈建林,王浩:报告要么造假,要么有人提供数据全文阅读

第一百八十三章 评审陈建林,王浩:报告要么造假,要么有人提供数据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自然科学基金会那边的工作并没有结束,正常第二天还是要过去,接下来连续几天,都会针对后续的研究进行讨论。

ranwen.la

一直等到下个星期,还会有其他两家机构来,一起讨论项目的成果问题,在进行后续研发的正式会议。

这个过程还是很必要的,一项新的研究必须经过详细的论证。

参与项目方,也必须要了解具体研究内容,再加上保密性相关的考虑,就会让研究变得更复杂。

不过王浩已经答应王基铭过去当评审,后续两天的工作就交给何毅负责了。

其实物理实验室只是参与方,在保密和后续研究方向上,也没有太大的发言权,同时也没有什么建议,只要项目能申请下来,继续进行研究就可以了。

所以,何毅过去只是做个记录。

晚上的时候,王浩和何毅、肖新宇以及颜静说起了这件事,何毅还感觉很有压力,他面对那些专家、院士可没有王浩的从容,也能提一些建议、想法,但大多数时间都只能旁听。

王浩不在意的说道,“记下来就行了,正式会议要下周才开始。”

“这些天,每天去一趟,等于就是过去打个卡,他们商量什么都没关系。”

这句话让何毅放心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武钢研究院派来了专车,王浩吃了个早饭就过去了。

酒店距离研究院也不是太远,半个小时差不多就到了。

到了研究院的正门时,王基铭、丁宗权,还有其他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王浩下了车就看到呼啦啦的一群人。

有个五十多岁,头上有些谢顶的中年人走到最前面,他主动和王浩握手道,“王教授,第一次见面,你的大名已经如雷贯耳了!”

“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我听王院士说起的时候,都真是惊讶了,这一趟首都是没白来啊!”

王基铭在旁边介绍道,“这是武钢集团副总经理,吴林龙。”

“你好、你好!”

王浩和吴林龙握手,之后又分别和其他人握手,随着一个个的介绍,他有点明白为什么王基铭非要自己来了。

这个阵仗估计是有压力了。

吴林龙是武钢集团的副总经理,职位已经非常高了,可以说就是武钢集团中,最有权利的几个巨头之一,排名能进入前十,甚至是前五名。

另外,还有一个钢铁以及相关制造业发展中心的总经理张小弟,也是武钢集团的部门负责人之一。

其他还包括前东港大学副校长夏荣,兼任武钢集团的高级技术顾问,身上还挂着钢铁协会委员、国际钢铁行业总会理事等,听起来似乎高大上的职务。

谢克华,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武钢集团独立董事,身上还挂着石油化工、炼化集团的董事、副董事职位。

前来的四个人都和武钢集团相关,其中三个相关性非常强,最后一个只是独立董事,但个人也是相当有影响力的。

一群人热情的把王浩迎进了研究院,中途就是说起欢迎王浩的到来,还说能邀请王浩担任项目评审,就更能体现出评审的公正以及权威性。

等等。

一堆吹捧的话说出来,具体有几分真、几分假就很难判断了。

王浩一直都在听着好话,但他能体会到研究院的交锋。

吴林龙、谢克华等人,和王基铭肯定不是一路人,否则他们不可能来插手本来归属研究院负责的项目。

事实上,也是如此。

“你来当评审,他们无话可说。”

接待室里,王基铭小声对王浩说道,“你是顶尖的数学家,还对研究院的研发做出过贡献,来担任特邀外聘专家,他们能说什么?”

“如果不让你加入,就肯定是有问题的。”

“我昨天说起的时候,就能看出那个张经理很不愿意,但是他说不出什么。”

“现在这个项目搞得好像都分-裂了,我们研究院都对他们很有意见,但是也不可能因为一个项目翻脸。”

王基铭叹气的说着。

这个项目对于彭辉、陈建林,肯定都非常的重要,但对于武钢研究院来说,也只是项目中的一个而已。

王基铭继续说道,“陈建林这家伙的人脉是真广,没出这件事,我还真不知道,他能请动这么多人。”

“我对他没什么意见,但主要是这种做法很让人难受。”

王浩理解的点了点头,本来是研究院负责的项目,结果其中一个竞争人请了外援,就导致研究院都没有自主权了。

所以研究院方面大部分都是支持彭辉的,但研究院实在太大了,里面也有很多派系,即便是王基铭也无法一手掌控。

其中只有几个人倾向于陈建林,再加上来的四个人,彭辉的形势也很不好。

王浩在接待室待了不久,听说彭辉已经带人来了,就干脆出去见见老朋友。

彭辉正在大厅里和人说着话。

王浩走过去打个招呼,笑道,“彭教授,你还是这么精神!”

“王浩?”

“王教授?”

彭辉和旁边的万益明同时开口惊讶道。

彭辉过了握了下手,惊讶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王浩笑道,“这不是你要争项目,我就来做个评审。”

“你是评审?”彭辉似乎有些不能理解,还是马上道,“哈哈,那我们这个项目稳了啊,你肯定会投我一票对吧?”

“那当然。”

王浩不用去考虑什么申请报告之类的问题,因为合金实验室可能是有问题的,即便以公正性也会投彭辉一票。

他随后小声道,“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听王院士说,研究院方面肯定更倾向于你们,但是……”

彭辉也知道情况,他上次来的时候就知道,有武钢集团方面的人插手了项目。

今天是项目的正式招标会议,也就是决定项目最终归属的日子。

正常来说,今天就能有个结果。

彭辉还是感到有些紧张的,但有了王浩的这一票,情况似乎变好了一些。

两人正说笑着,门口走来一行人。

带头的人看到王浩明显一愣,惊讶的开口道,“王浩?”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主动走过来和王浩握手道,“王教授?真是好久不见。”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年多没见,真像是隔了几百年。我还是经常看到你的消息,在电视里,在新闻上,你所取得的成果真是太令人震惊了。”

“不过我一点也不惊讶,当初你就是天才,我和其他人也说,王教授,你能走到这一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就是那种……极为少见、极为稀有的数学天才!”

这一顿套话说下来,让王浩都感觉心情愉悦。

他和对方握了握手,开口道,“陈教授,好久不见。”

正是陈建林。

陈建林和王浩握了手,还继续说着,“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你啊,王教授,你来这边是……?”

“当个评审。”王浩道,“我正好在首都,王院士和我是老朋友了,就邀请我来当个项目评审。”

“好、挺好!”

陈建林笑着点头,“你来当评审,哪怕是我们没争取到项目,也是心服口服!”

他说的还不断的点头,随后看向了徐宝生,说道,“宝生和你早就熟悉吧。”

“宝生,好久不见。”

“王……学长好!”

“别客气。”王浩对徐宝生笑了笑。

陈建林道,“马文钧的事情,你听说了吧?真是没有想到啊,实验室出了这么一个人,等于是叛-国啊!”

“他是被逮捕了,学生就没人带了,我就想着也带带宝生,我不是材料计算专业的,但带着他一起实验,顺利完成博士论文就好。”

“还是希望培养一下宝生,在合金研究上,他还是很有天赋的。”

陈建林对徐宝生给予了肯定,随后又和王浩说了几句,才转到旁边的彭辉。

彭辉则是理都没理他,轻哼一声转头就走开了。

王浩也进去了。

陈建林嘴角带笑的摇了摇头,但眉头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王浩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担任了项目的评审,也仔细琢磨起来。

“王浩不知道倾向于谁,但大概率会偏向彭辉。”

“即便多了他的一票,想要翻盘也很难,除非他能说服其他人。”

“但是,可能吗?”

他思考着,嘴角再次露出了自信的笑。

这次是孤注一掷。

他几乎用掉了自己绝大部分的人脉,才求到了这次的机会,不止关系到项目、收入,也关系到他自己是否能翻盘。

只要能拿到这个项目,他就能重新掌控合金实验室,重新在东港大学有话语权,甚至可能还会更进一步。

再过上几年,项目有了成果,或许还能重新去评院士。

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

上午十点钟。

研究院的招标会议正式开始。

正式会议就是在一个大厅里,参加的人有几十个,其中包括七名研究院的专家,四名武钢集团的人,再加上多出来的王浩,评审人数总计有十二人。

会议还有研究院分管特定项目的人员参与,也包括一些行政相关的人员。

当然也少不了两个主角,彭辉和陈建林。

彭辉带着万益明来的;陈建林带的人也不多,只有徐宝生以及另一个研究员余勇。

会议最开始就是王基铭做一个总结,“我们这个招标项目,针对的是强疲劳荷载环境用超强钢的共性关键技术研究。”

“这是国家级的重点项目,招标的单位需要配合研究院的主方向研究,并具有一定的创新方向。”

“横向资助经费,已经确定为七千三百万人民币,参与的机构分别是西京交通大学的金属研究实验室……”

彭辉站起来挥了挥手。

“以及东港大学的合金工程技术实验室。”

陈建林也朝着其他人挥了挥手。

“那么接下来项目会议就正式开始了,先请金属研究实验室的彭辉教授来做陈述。”

彭辉手里拿着资料,站起来介绍道,“我们金属实验室完成国家重大项目,去年在β钛合金研究上,有了重大成果。”

“针对现在的项目,我们有增强钢材强度的经验,在研究方面,我们主要考虑投入更多精力在于疲劳钢材的研制……”

他详细说了起来。

会议室的人都听着,王浩并没有认真的听,他仔细看着手里的两份申请报告。

丁宗权则在旁边帮忙做着解释,“金属实验室的优势主要在于,对于增强钢材强度上有经验。”

“其实他们这种经验就足够了,项目只是配合研究院的主方向研究,有一定创新性就可以。”

“但是陈建林拿出的报告,优势实在太明显了,他们在疲劳载荷上有经验,而且有一定实验基础数据支持。”

“我们已经仔细论证过,那些数据都是真实的,这个研究主要就是增强钢材的高强度疲劳载荷。”

“陈建林的申请报告内容,更加贴近项目需求,正常来讲,肯定是和他们进行合作。”

“但主要是合金实验室的问题,数据也很难说,具体是不是他们做的实验也不清楚。”

王浩看着两份申请报告,再加上丁宗权的解释,也明白过来了。

强疲劳荷载环境用超强钢的共性关键技术研究,是武钢研究院接到的国家重点项目,并不独属于武钢集团所有。

强疲劳荷载,也就是非常特殊的环境。

比如,战斗机涡扇发动机内部。

比如,大型飞机的支撑结构。

再比如,航母、潜艇等军用舰船的抗压机构。

等等。

这些部分的钢材结构,需要适应高强度的疲劳载荷,好多人说国内的战斗机,支持飞行的时间短,原因就在于内部材料结构,抗载荷能力差。

包括钛合金、钢材以及其他材料都一样。

如果抗疲劳载荷的能力差,材料部件长时间运作就会出现损坏。

所以项目的关键就在于‘增强疲劳载荷’,而不是‘增强钢材强度’。

在钢材强度上来说,现有的强度已经足够了,并不需要继续进行提升。

当然,钢材强度上的提升研发经验,也是有帮助的,比如某种钢材,抗疲劳载荷能力强,但强度相对差一些,也可以继续提升来增强。

但是相对增强疲劳载荷来说,增强钢材强度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当王浩正理解着项目以及申请报告的时候,彭辉已经完成了发言,下一个就轮到了陈建林。

陈建林开口也是介绍了合金实验室,随后道,“我们抗疲劳载荷的研究上很有经验。”

“一些基础的实验都和这项研究相关。”

“去年我们参与了超薄带项目研究,虽然成果并没有达到预期,但主要是因为方向有问题,而不是我们的研究有问题。”

现在他也知道了这件事。

“即便如此,我们也在研究上有了很大进展,这个项目上来说,我们会配合研究院,继续在抗疲劳载荷的关键技术上进行探索。”

“我们的优势在于……”

陈建林的话音铿锵有力,听起来都让人感觉信心十足。

王浩听着都不由得佩服起来,不说两份申请报告怎么样,陈建林说起话来确实更能让人相信。

相比来说,彭辉的话音也很有力,但只是大嗓门而已。

等陈建林做完了陈述以后,对外的正式会议就结束了。

陈建林和彭辉一起走了出去。

会议室里的人则开始了讨论,每个评审都会进行发言。

有人说支持陈建林,因为陈建林的报告更贴近于项目方向。

有人在支持彭辉,因为彭辉的实验室刚完成了大项目,而陈建林的实验室则截然相反,去年差点成为材料研究最大丑闻,竟然还出现了一个拿着实验资料要飞国外的研究员。

会议显得有些混乱。

参与评审的每个人都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包括副总经理吴林龙。

吴林龙是这么说道,“我们不能因为去年的事情,就影响今年的事情。合金实验室毕竟还是国家级重点实验室。”

“实验室出了一个有问题的人,并不代表其他人都是这样。”

“在履历上来说,陈建林可不比彭辉差。”

“抛开其他因素,只谈项目申请,合金实验室明显更优势,我们这个项目,需要的就是研究抗疲劳荷载的共性关键技术。”

等吴林龙坐下来以后,主持会议的王基铭看向了王浩,“王教授,你也来说两句?”

王浩放下了手里的申请报告,思考了一下说道,“我临时来当个评审,也就说说自己的看法。”

“就像是吴经理刚才说的,很明显的,合金实验室的申请,更符合项目研究方向。”

听到王浩这么说,其他人都感觉很惊讶,因为大家都觉得,他是偏向于支持彭辉的。

有人不由暗自琢磨,“难道王浩和陈建林还是老交情?”

“不可能吧?”

“如果有陈建林站出来帮他说话,当时他就不可能被东港大学解聘!”

王浩没理会其他人的想法,继续道,“但我觉得问题就在这里,他们的申请报告实在太完美了!”

“这个报告完美到找不出任何问题,完全符合项目研究方向,而且还有最基础的实验数据支持。”

“这个事情也太巧了,巧到了让人不敢相信。”

“从数学上来讲——”

王浩站了起来,他走到边侧一个白板上,拿起了笔写了一行列式。

其他人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全都认真的看了过去。

怎么说着话,就开始说数学了?

王浩指着刚才写的列式,解释道,“我不知道合金实验室,这么多年做过多少的项目,但是我们可以假定一个数据,一个偏高的数据。”

“我们把这个数据定义为S,但他的数值肯定是在一百以内的区间。”

“这个区间已经不小了吧,假定他们过去20年做过一百个项目,我相信这是不可能的。”

其他人听着不由点头。

二十年做一百个项目,那怎么可能呢?别说是一百个,能有五十个就不错了,还要包括一些小的项目,甚至大部分都是小项目。

“我们还能知道一个数据,所有的和合金相关的研究中有多少,会和抗疲劳荷载有关呢?”

“其实这是可以调查的,但现在我只是用数据来说明。”

“你们都是专业的,如果我把这个几率定为百分之二十,相信没有人会反驳吧。”

“这个几率只能高不能低。”

其他人继续跟着点头。

王浩继续道,“在一个项目中需要做多少实验呢,我们还可以定一个数据……”

他连续定义了好几个数据以后,就开始了详细的计算。

一边计算还一边讲解着。

其他人有些东西是听不懂的,但王浩讲解的非常细致,一些东西很容易理解,即便是不能理解,只要记下来也不妨碍继续听。

王浩连续讲解了十五分钟左右。

他的计算速度是非常快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讲解上。

他随后做了个总结,“所以按照这个数据来说,合金实验室只有不超过百分之五的概率,可以拿出现有的这么多的实验数据基础资料。”

“我认为正常应该不超过百分之一,相信到现在,这个判断没有人能反驳吧?”

王浩说着眼神扫过吴林龙、张小弟、夏荣、谢克华几个人,他们每个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其实他们也想说点什么,但是……

面对复杂的数学,而且是有理有据的分析,他们想反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还说自己听不懂吗?

到时候,台上的年轻人,大概率不介意再讲一遍,同时,也让大家清楚他们的数学水平很差。

那肯定不行。

“即便合金实验室做的研究,正巧在这百分之一以内。”

王浩继续道,“我们可以综合刚才的数据,继续进行分析。”

“这些数据是非常庞大的,但是做计算却非常简单。”

他在白板上写了一行列式,很快就算出了结果,“那么他们最少需要12810小时以上,才能在过去的研究中,找出这么多精准到贴近项目方向的实验数据。”

“12810小时,是什么概念?哪怕是35个人从事这个工作,每个人也需要工作366个小时。”

“据我所知,合金实验室的数据办公室,只有一个研究员、两个副研究员,还有几个博士生。”

“另外,合金实验室上下所有人加在一起,还要包括那些博士生、研究生,也不超过五十人。”

“所以,很明显了……”

王浩朝着会议室的人,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计算成果,“这份申请报告,要么是编造的数据,要么就是有人专门提供数据。”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