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都市小说 > 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 第二十八章 寇准回京全文阅读

第二十八章 寇准回京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东京城外。

这一日,王曾早早于城外的长亭备酒,此时,他身边除了家中仆从之外,再无旁人。

今天是寇相回京的日子。

其实,今天本来是有更多的人在此,只是那些人都被王曾给劝退了。

如今朝堂上云波诡谲,谁也不知道太后心里打得是什么主意。

寇相回京,并不代表寇相可以重新入主中书,也许太后只是想让寇相回来养老。

顺带借着寇相的威慑力,提醒丁谓等一众南人,不可太过放肆。

因此,王曾没有让其他人过来。

有他一人便足够了。

不多时,一辆牛车缓缓映入王曾的视野,待到牛车更近了一点,王曾看清了驾车的人,顿时挪动了步子。

驾车之人乃是寇相的老仆!

寇相回来了!

远处,寇准掀开帘布,当他看到王曾的那一刻,顿时放声长笑。

京师!

他终于再次回来了!

上一次,他为了回到京师,不知做了多少违心的事,他不信天书,不信祥瑞。

令人讽刺的是,他上次回来靠的正是这些东西,那些他原本嗤之以鼻的东西,竟然成了他回京的助力。

xiaoshuting.la

所以,最后他妥协了,他选择相信,然后他便重新回到了京师。

这一次,他是因为得罪了皇后,不,是太后,如今太后垂帘,他以为再也没有回京的机会。

谁曾想,自己竟然在去雷州的路上收到了诏书。

回京的诏书!

细细算来,今年他已六十有一,也不知这一次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待到牛车停在了长亭外,王曾衣袖一摆,步行走下台阶,微微一躬,对着牛车行了一记弟子礼。

“寇相,欢迎回京!”

“哈哈。”

寇准人还未下车,笑声便传到了王曾的耳中。

“孝先,何必如此多礼。”

……

……

……

福宁殿。

“茂则,今日可是寇相回京的日子?”

自从雷允恭归附之后,李杰终于不在是睁眼瞎,朝堂内外的消息灵通了许多。

“是。”

张茂则低声回道:“前不久,刚刚传讯过来,寇相已到京师十里外的古亭,王相正在那边迎接。”

“仅王相一人?”

“是,只王相一人。”

闻言,李杰动作微顿,停下了笔触。

这有点意思。

寇准是一个相当喜欢排场的人,宰执时,经常拉着下属喝酒,时不时的办上一场宴会。

这一点,王曾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仍然选择独自一人去接寇准。

此举是不是代表着王曾的某些心思。

是劝谏?

亦或者是内部分裂?

寇准是北方士人的领袖级人物,他一走,北方出身的官员们顿时没了主心骨,纷纷居于王曾周围。

虽然没有明确的文书,但王曾俨然成了抵抗南方士人的领袖。

谁也不喜欢头顶有个‘太上皇’。

寇准固然是王曾前行路上的伯乐,可王曾心里是怎么想的,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想了片刻,李杰又继续开始编写教学手册。

不论王曾是怎么想的,都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寇准能回来,已然是意外之喜。

往后,丁谓和刘娥估计有得头疼了。

以寇准的性子,要不了多久,刘娥就能体会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那时的场面,定然有趣。

寇准历经三朝,数度沉浮,纵使他原先性子刚正,如今也该学会了套路。

希望寇准不要让自己失望。

丁府。

后院。

丁谓也时刻关注着寇准的动向,坐在他对面的林特,也是一样,两人现在的心情大体相同。

忌惮。

不过,林特虽然心中很是担忧,但身为下属,他自然得挑好听的说。

“丁相,我觉得寇准即使回来,也是无关紧要的事。”

“一介老臣,又得罪了太后,哪还有兴风作浪的机会?”

言谈间,林特的语气中满是鄙夷。

“士奇啊,我哪是担心寇准那老家伙,我是担心太后啊。”

丁谓能爬到今天这个位子,哪是看不起形势的人。

太后召回寇准,无非是借势而已。

他明白。

但明白归明白,该受的束缚还是要受的。

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往后,他若是继续大权独揽,等待他的恐怕只有罢相一途。

寇准不在中书,但他在西京待着,完全可以印象一大批人,只待他开几场宴会,动动嘴皮子。

言官们只怕会闻风而动。

届时,舆论一起,他纵使贵为宰相,也不得不夹起尾巴作人。

可就这么放权,丁谓甘心吗?

那必然是不甘心的。

人都有共性,吃进去的想要让其吐出来,简直比饿死了还难受。

“丁相,且听我一言。”

林特沉吟片刻道:“寇准素来好酒,此次回来,纵使心有顾忌,估计要不了多久又会旧态萌发。”

“我等只需暗中收买一人,然后趁着酒兴,将话题往官家身上引,以寇准的性子,肯定少不了一通牢骚。”

“届时,把这事往上一捅,寇准来去,岂不是任由相爷把控?”

丁谓闻言眼前顿觉一亮,寇老贼嗜酒如命,林特所献计谋倒是有操作的空间。

寇老贼和太后本来关系就不佳,此次太后召寇老贼回来,不过是权宜之计。

只要稍微往里面掺点水,这滚烫的油锅,肯定立马就炸。

“且看吧。”

丁谓的脸上露出些许笑意:“士奇,此事你得多费一点心思,该怎么做,你……”

“丁相放心。”

林特连忙起身道:“此事定然万无一失。”

身为丁谓手下的头号大将,似这种事,林特可没少办。

当然,以他现在的级别,已然不需要亲自去办,他手下自有人抢着去办。

……

……

……

宝慈殿。

刘娥也收到了宫外传来的消息,寇准被王曾接到了家中,晚上好像要办一场宴会。

不过,王曾也是个伶俐人,并没有邀请朝中的大臣参加晚宴。

参加宴会的多是一些在野的士人,王曾的性子稳重,有他在那看着,想必也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如此,甚好。

对于寇准,刘娥心里是一点好感也无。

如果寇准能够老老实实的待在西京,刘娥也不是没有容人之量,念在他曾经的功劳,给他一个安度晚年的机会便是。

可若是寇准不安分,刘娥也不介意再次将他贬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