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诸界第一因 > 第775章 杨无敌!(中)全文阅读

第775章 杨无敌!(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嗡!

不高不低的声音,压过了隆隆震荡的钟声,清晰无比的回荡在南郊内外,甚至于,西北道城之中都可听闻。

“谁?!”

声音回荡之间,祭天台上下的一众人神色皆是一紧,吴长白更是扬起大戟,禁军戒备。

祭天台本是万众瞩目之地,杨狱的一举一动,更会牵动在场所有人的精神。

哗啦啦~

一石激起千层浪!

动的,不仅仅是吴长白与西北禁军,还有维持着南郊秩序的诸多西北军。

“果然……”

拄刀而立,秦厉虎未去祭天台,而是与吴长白一前一后,领军驻守,此刻听得声音,立刻扬旗,号召西北新军。

却不是为了应对可能到来的不速之客,而是防备因乱可能发生的践踏事件。

“如此警觉?!”

南郊某处,燕龙行眸光一凝,极目望去,此刻日上三竿,正是阳光最为炙烈之时。

他一眼望去,却只觉祭天坛上有着一对金日腾起,徐徐扫视,光芒刺目。

姜侠子心中一震,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暴露,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就听得远处传来了大笑之声。

“早知西北王灵觉超人,却不想,在这人山人海之中,也能窥见老夫行藏……”

那声音苍老而高亢,起时似还在百里之外,话音回荡之间,人影却已跨过人群,

来到了西北军维持的笔直官道之上。

轰!

大风随人而至,刺骨的寒意瞬间降临南郊,只一刹,已将四周的所有军民尽数迫退。

只有秦厉虎按刀不动,但见得那逐风而至的灰袍老者,仍是不由得童孔一缩。

“乔山虎!”

祭天台之上,林道人的眸光一凝,认出来人的刹那,不由得按住了腰间长剑。

随天变日近,近些年里,疑似晋升武圣,十都成就之辈不在少数。

如宋天刀、猷龙、启道光、关七、铁横流……

这些后起之秀,名头固然也是极响亮,可除却杨狱这不可以常理论的怪胎之外,大多数新晋武圣,比之老一辈还是要差一大截。

毕竟,能成为武圣之辈,无不是天资绝顶之辈。

比如眼前这灰袍老者,乔山虎。

其为大众所知,是因其名列锦绣榜第六。

而其真个成名,是他当年,寿元将尽之时,悍然决然的出关挑战黑山老妖,

以近三个甲子的老迈之躯,突破了武圣!

呼呼~

大风呼啸,灰袍猎猎。

将所有人的目光尽数拉扯了过来。

他立地如山,气如恶虎,仅仅是负手而立,就迫得方圆数百丈之内无人可以站稳。

“林道友,多年未闻你之消息,不想你也跨过了这道门槛,很好,很好啊。”

乔山虎负手而立,眼神扫过祭天坛上下的一众人,于林道人身上微微一顿:

“可惜,你蹉跎了二十余年……”

“老匹夫!”

林道人冷笑一声,看向杨狱:

“此人,是寒山国主,四十余年前成就武圣……不过,老迈之身,未必不能杀之!”

大明、大离、天狼王朝,并立于天下,但也不乏一些在三国夹缝之中生存的小国。

这些小国,小的甚至只有大明一府之地,大些的,也不过一二州之地,所在之处,大多十分之贫瘠。

寒山国,就是其中之一。

其所处之地,比之天狼更为靠北,据说立于其国境线上,已然能看到那永无黑夜的极光山。

“不必。”

杨狱微微抬手,止住林道人,苍白的脸上仍无多少血色,神情却十分之平静。

他澹澹看了一眼乔山虎,目光所过,两人之间的所有人就尽数退去。

养兵千日,此刻就见成效。

短短时间,在秦厉虎与吴长白的指挥之下,祭天台四周的百姓已然有条不紊的开始撤离。

无错小说网

“来都来了,几位不妨一起出来……”

呼!

话音未落,劲风呼啸之间,又有数道人影自人潮之后而来,与乔山虎遥遥并肩。

“卓立格图,澹台灭。”

杨狱认出了其中两人,面色微冷。

七杀山下,围杀张玄霸的,就有这两人。

“这才几年,你居然已有了如此武功,果然是祸害,老夫当日就该将你与那张玄霸一并斩于塞外!”

澹台灭的眸光剧烈波动了一瞬,脸上闪过狰狞冷笑:

“还好,此时也不晚!”

他的声音冷冽,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忌惮。

太快了!

不止是他,没有人能够预料到,一个数年前还只是宗师,如今年岁也不过三十余的小辈,会在短短时间晋升到如此恐怖的地步。

武道不同于十都,每一步都要漫长的水磨功夫,即便是地元大丹之类的宝药,服用的前提,也是多年修持之大宗师。

而这小辈,据说习武不过二十余年,这何止是恐怖,简直是惊悚!

“世上,不该再有一个张玄霸了。”

说话的,不是手持巨斧的卓立格图,而是西北处一披散着长发,体有恶臭的老者。

他声音沙哑而尖锐,好似磨刀之声:

“老夫,岭南万疆,你……”

“不必一一报名了!”

他的话还未说完,杨狱的眼神已然从最后一人身上收回。

“你!”

微黑的脸色陡然间变得暗红一片,万疆勃然大怒,大喝之声还未出口,已被劲风吹得逆转而回。

“左右都是要死……”

轰!

祭天坛剧烈的震颤了一瞬,方圆数里之内,已是空荡荡一片。

他向前数步,于高台上俯瞰着分别而立,似有秘宝随身,抵御生死簿残页的五人,澹澹道:

“谁先来?”

轰!

石破天惊也似,长空之上传来剧烈到极点的爆鸣,一道星光如匹练也似洞破虚空。

追上了自长空落下的声音:

“都说你是天下第一神箭手,我夷龙却不信!”

嗡!

虚空如水,在此刻荡起层层浪潮,那是空气被剧烈撕扯而迸发的涟漪。

一箭自北而来,未闻气爆轰鸣,一声惊空破云的狼啸声已然在一众人的心头响起。

“射天狼!”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诸位不必顾及什么,一并出手,镇杀此獠!”

澹台灭放声长啸,合身上前,气血勃发如惊涛骇浪,震动十里。

“杀!”

“杀!”

没有任何犹豫,斧光与虎啸之音一并响起。

在那箭失破空之刹那,澹台灭、卓立格图、乔山虎齐齐暴起。

而那万疆以及西北处阴影下的老者,也同时同手,长啸声中,催发出神通:

“化毒!”

“百病!”

……

霎时间,石破天惊。

不说寻常百姓、军士,便是秦厉虎、吴长白都不由得神色大变,即便是五龙生、程一元,也都面色微紧。

绝杀!

三大武圣,两尊十都,以及一尊乘坐秃鹫,疑似神箭手的同时发难!

五龙生呼吸一紧,仅仅是旁观,他的手心都不由出汗,自问若是自己身处其间,只怕要被瞬杀!

“这,便是武圣?”

远处,随着人潮褪去而留在原地的燕龙行手指微紧,身后的长剑不由铮铮鸣动。

这分明不是神通、道术,却似有不逊色于神通、道术的力量!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

“当真是可怖可畏……”

姜侠子呼吸都有些急促。

头前那三尊武圣,简直不亚于身怀杀伐神通的十都主,这就太过可怖了。

除非是三人出手之前捏碎法器,否则他自问根本抵御不住,怕是眨眼间就要被轰杀成渣。

“前一瞬,还万众瞩目,称王称霸,下一瞬,就要被杀,世间残酷,莫过于此……”

舒展着五指,燕龙行极目眺望,一句话还未说完,惊天动地的碰撞,已即将在众目睽睽之下爆发了!

“杀!”

三大武圣尽起真罡、血气,毫无保留。

没有任何大意,出手便是绝杀。

这不止是防备可能隐藏在暗中的其余人的援手,更是对于眼前之人的,忌惮!

忌惮!

纵然是默不作声的卓立格图,此来之前,也心有忌惮。

这种忌惮,也曾出现在当年围杀西府赵王张玄霸之前,眼前人比之当年的那人或许稚嫩,或许不如。

可先杀聂龙天、再杀梵如一,最后竟镇杀了怜生老母,其人的战绩之可怖,已然超过了当年的西府赵王!

直面这样的人物,纵然是数人合力,几人也绝不敢有半分轻视。

“死!”

澹台灭率先杀到。

修养了数年,他当年所受之伤终是养好,武功更是有所长进,此刻气息竟已不逊身侧的卓立格图。

比他更快的,却是乔山虎。

这尊以山虎为名的一国之主,在虎啸山崩般的咆孝声中,率先杀到!

轰!

轰隆隆!

箭失后发而先至,率先降临,炙烈的光芒之中,似有一头墨色天狼怒吼。

随即,三人尽起全身的杀招,也随之降临,其气势之凶勐,遥隔十数丈,整座祭天坛已在剧烈的震动起来。

似要连同天坛之上的一众人,一并被碾碎成渣渣。

“嗯?!”

这一刹那,箭光充斥了一切,可乔山虎的心头却是陡然一寒,可他分明没察觉到任何真气的波动。

天坛之上的一众人,也都一如之前。

等等……

一如之前?!

“不好……”

一念闪过,在看着在众人的杀招之下不避不闪的西北道众人,乔山虎面色大变。

此刻,他仍未察觉到危险何在,可冥冥之中,他感觉到,自己此刻正处于巨大的危机之中。

他想抽身撤退,可却哪里来得及?

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极尽全部的掌力,落在了祭天坛上。

嗡!

这一刹那,在林道人、余景、齐文生等人的眼中,虚空好似化作了一面被打破了平静的湖面。

层层涟漪,重重叠加之后,竟然生生吃下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掌力、斧光、刀罡!

“这,这……”

林道人面皮狂跳,他比其余几人看的更为清楚,虚空似有褶皱,好似一张被飞虫极速撞击而凹陷进去的蜘蛛网。

不,这不是虚空的褶皱,而是……

“道术,还之彼身?!”

反应过来的,不止是林道人,包括乔山虎在内,暴起发难的三人面色全都变了。

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杨狱会有后手,暴起发难的同时,也都留着防备在后。

却哪里会想到这处去?

道术还之彼身,定阳城一战后,早已哄传各大势力,可那是怜生教的不传之秘,根本无处习得。

而即便杨狱习得,短短三年不到,他怎么可能修持到如此高度?!

“不可能!”

澹台灭目眦欲裂,口中鲜血狂喷而出。

没有任何招架的余地,一如当年定阳城中六大武圣的咳血倒飞,卓立格图三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

以超迈来时的恐怖速度,重重回落,荡起烟尘滚滚,砸碎了大片官道。

卡察!

而与此同时,祭天坛,也随之开裂,更于一震之后,碎成漫天飘扬的粉尘!

“比预想中的,要差了许多……”

弥天也似的灰尘之中,杨狱擦拭着嘴角流出的鲜血,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晋位武圣后的蜕变,直到此时,也仍未结束。

而在这两年里,他的命数上限又被突破,先后多出两个名额,而他自然不客气,从怜生老母的诸多紫色词条中选中两条。

还之彼身,自然是其中之一。

而一如他所料,命数加身后未多久,他就从凤无双处得到了这门道术的修持法门。

且在短短三年之间,就将至修持到了十一品!

而怜生教内记载之中,最快之人,也足足用了九十多年,才修持至第十品。

十一品,一个也无。

通幽,在二重之后,方才展现出其作为极道位阶的峥嵘。

美中不足的是,这道术施展束缚太多,这道术,他用了一年多,才加持在这天坛之上。

嗤!

诺大的南郊有着刹那的死寂,可旋即,就被一道剑刃破空声打破。

虚无之中,一道影子骤然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正面杀出,避开了林道人。

在一众人惊怒的眼神之中,剑光如瀑,斩向了杨狱的眉心、喉管、心口、胯下……

“宁无求!”

林道人怒目拔剑,可他身前就是杨狱,刹那之隔,他即便再快,也快不过这天下第一刺客的杀剑。

但他仍是暴起,刺向宁无求,欲逼其撤剑。

可与此同时,大片灰尘之中,咳血重伤的澹台灭等人,已经杀将出来!

“伏杀……”

森森寒光之下,杨狱的眼神也不由闪了一闪,似乎被锋芒刺痛般,想要闪躲。

“千刀万剐,咱也会啊!”

剑光之下,见到此幕,宁无求的眼中闪过一丝暴虐的畅快。

可只一瞬之间,他的眼神就是一凝,他看到了一抹光,从眼前人的眉心迸发而出!

“你以为你藏得很好?”

冷冷的哂笑声中,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那光,纯粹而耀目,在宁无求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居然化作了一只手掌模样,

持着光刀,重重斩下:

“你说的千刀万剐,是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