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军事小说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42.洛阿诉苦大会全文阅读

42.洛阿诉苦大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月莓女勋爵很不爽。

作为炽蓝仙野的统治者寒冬女王麾下魅夜王庭的妖精长老,她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受过这么大委屈,每次想到自己这几天里的遭遇,她就恨不得用自己点缀着宝石的爪子把那该死的小鱼人掐死。

哪怕对方没有脖子,也要掐死!

大不了给它变出个脖子来,再把它掐死。

然而,梦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在之前迫于死亡威胁不得不委屈求全的和小鱼人签下了野兽盟约之后,她反复暗中尝试了很多次,不管是神奇的妖精魔法,还是借助永恒者赐予的法夜之力,都无法挣脱开这个见鬼的灵魂链接。

小鱼人使用的驯兽技巧很显然不是最正统的生命之力,这份独特的“驯兽协议”中混杂着一些月莓女勋爵见都没见过的奇特力量。

很显然是经过厉害的驯兽师专门“加密”过的。

作为半神妖精,在独自解析这份灵魂链接的时候,月莓女勋爵不止一次感受过不弱于寒冬女王的神力波动,这让她彻底绝了依靠自己摆脱“魔鬼”鱼人的心思。

她现在只寄希望于寒冬女王早点发现自己失踪的消息,然后派出强大的荒猎团前来拯救自己,如果是执掌生命之力的女王陛下的话,她一定能帮助自己解开这个见鬼的灵魂链接。

不过在那之前,她必须表现的“乖”一点,以免让那见鬼的神经病小鱼人找她麻烦,作为被契约的战宠,身为驯兽师的小鱼人有太多办法折磨她了。

聪明的大妖精月莓可不会自找麻烦。

然而,在今天被该死的小鱼人驱使着来到这个炽蓝仙野最北端的边境之地,在靠近仙木灵和织语者们居住的游纱崖之下的树洞中,在“卧薪尝胆”的月莓女勋爵看到小鱼人的饲主之后,这聪明,狡猾又强大的妖精长老便彻底绝望了。

“女王在上啊!一名异域邪神!天呐,我完蛋啦。”

载着小鱼人飞来飞去的大蝴蝶妖精月莓一眼就看出了布来克的真实身份,她尖叫着捂着脸,在那熊孩子一样的喊声中一个哆嗦就把背后神气的小鱼人掀飞到地面。

奔波尔霸扑通一声脸着地砸在地上,撞得晕晕乎乎的,刚想跳起来去找自己不乖的战宠的麻烦,就看到月莓丢出一个漂亮迷幻的妖精魔法要逃跑。

它呱的叫了一声。

但还没等它动用野兽盟约来约束自己的宠物,正摩挲着下巴的布来克便一伸手探入突然张开的虚空裂隙,如变魔法一样将逃跑的大妖精又抓了回来。

他的手指捏在月莓纤细的脖子上,就像是提着猫的后颈皮,让张牙舞爪的大妖精一下子老实起来。

尤其是在月影大人的生命力量渗透到这淘气妖精体内时,那股与寒冬女王不相上下的生命神格的力量顿时就让月莓噤若寒蝉。

“哈,我认得你,捣蛋鬼月莓!”

布来克将老老实实的妖精放在眼前仔细打量。

他看着这只妖精独特的角状眉毛和颜色艳丽的蝴蝶翅膀花纹,以及她体内那半神级的心能波动,便很快认出了她的身份。

海盗撇着嘴,左右摇晃这手里畏惧的妖精,就像是钓鱼老摇晃着一条鱼一样,他拉长声音说:

“我听说你这家伙最喜欢仗着寒冬女王的钟爱来作威作福,对于那些打算离开法夜盟约的倒霉蛋们恶语相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呢。

你这一向喜欢欺负别人的小恶棍也有今天?被一名鱼人捕捉成宠物的感觉怎么样?我告诉你哦,我这头鱼人可是出了名的色中饿鬼,小心它对你提出一些很过分的要求哦。

毕竟以妖精们的审美观而言,月莓女勋爵可是魅夜王庭里鼎鼎大名的漂亮妖精呢。”

“呱!”

小鱼人知道布来克是在吓唬不老实的月莓,但它对于布来克称呼它为色中饿鬼的评价很不满,喂,你这该死的屑海盗,你是不是把你做过的恶事都安插在我头上了?

我可是很纯情的鱼人呢,我只和鱼人们玩,哪像你,只要是个雌性就不放过!

“嗯?”

布来克瞪了一眼脚边的小蠢蛋,后者立刻老老实实的低下头表示臣服,行行行,你厉害,行了吧,你能打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等等!”

直到这会,反射弧挺慢的德来文将军才反应过来。

这石裔将军以前感觉自己还见多识广,但在眼前这件离奇的事情面前,石裔将军的见识和三观几乎都被震碎了。

他愕然的指着被布来克提在手里的月莓女勋爵,又看了一眼得意的小鱼人,大喊到:

“这!这头妖精被你的宠物驯服成战兽了?这怎么可能!妖精们根本就不是野兽啊,即便是再怎么厉害的驯兽大师也不能离谱到这个程度吧?

这跨物种了喂!

虽然我一个石裔战士对于驯兽之道了解不多,但这而明显违反自然与生命规则了吧?”

“呱”

小鱼人是见过石裔的。

它在船上和卡尔将军的关系还不错,经常一起玩蜗牛大赛,所以对德来文将军的外表并不在意,只是好奇的看着这个强大石裔的猪鼻子,感觉丑丑的又萌萌的。

不过在德来文将军质疑它的驯兽技巧是开挂的时候,小鱼人顿时不满意了,它呱呱叫着挥舞着自己的咸鱼锤,对没见识的石裔大喊大叫,诉说着自家宿主的离谱事迹。

人家可是从生理以及心理上驯服了一头精灵半神德鲁尹的!

那可是正儿八经的人型生物呢。

我作为布来克的鱼人宠物,向饲主学习独门的驯兽技巧来驯服一头半神妖精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少相比香香软软,除了战斗职责外还负责暖床的精灵德鲁尹,这只淘气又狡猾的妖精在体态上更接近野兽姿态吧?

嘁,这群石头脑子就是没见识。

“行了,又不是什么光荣事迹,一个劲的替我吹捧都让我有些脸红。”

布来克摆了摆手,示意吹牛皮的鱼人停下吹捧。

他把手中捏着的瑟瑟发抖的妖精放开,后者嗖的一声躲在了自己最“亲近”的家伙也就是小鱼人身后,探头探脑的以敬畏的目光看着布来克。

邪神大人叼起烟斗,不再理会开挂小鱼人的离谱行径,一边看着眼前绽放着幽蓝光泽的无尽林地,呼吸着炽蓝仙野清静又饱含生命力量的空气,一边随口对瞪大眼睛的德来文将军解释说:

“奔波尔霸的驯兽术都是我教的,身为寂静者神选的它用的不是传统意义的驯兽技巧,而是混杂着寂静者神力和月影祝福的‘新式驯兽术’。

在使用了真理思绪代替驯兽师的自然能量后,别说是驯服一头妖精了,驯服你这样的石裔或者玛卓克萨斯的亡灵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变种的‘虚空蛊惑’,当然,野兽盟约该有的灵魂链接还是存在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所以,我亲爱的月莓女勋爵,别指望你的寒冬女王能帮你解开这道联系,我不允许的情况下,整个暗影国度没人能让你获得自由。”

“哇!”

月莓女勋爵一下子哭了起来,大妖精哭的很伤心,盘坐在地上连元气满满的蝴蝶翅膀都拍不动了。

看着自家战宠哭的这么伤心,小鱼人耸了耸肩,呱呱叫着递过去一张手帕,还拍着月莓的肩膀用鱼人语安慰她。

说什么以后会对她好一些,不会欺负她之类的渣男保证。

“邦桑迪在等我们了,别哭了,开门!”

布来克吐了口烟圈,感受到了巨魔死神邦桑迪的呼唤,他打了个响指对月莓女勋爵呵斥了一声。

畏惧邪神的大妖精在小鱼人的搀扶下起身,很不爽的双手挥动释放出一个如七彩光弧的妖精魔法,将几人笼罩起来又化作林间之风快速穿越过炽蓝仙野的大地丘陵。

布来克眨了眨眼睛,一边感受着这神奇又魔幻的妖精魔法,一边分析着这种独特魔法的内部构型,他发现这种魔法完全超越了奥术体系的认知...

这是一句废话,擅长幻术和灵魂音律,并能和元素魔法一样施展出攻击性手段的妖精魔法根本就不是奥术体系的知识。

这是自然力量的独特衍化。

这让海盗又有了新的灵感。

他或许该送几只妖精去月光林地交给玛法里奥和他的德鲁尹们研究一下,没准还能给德鲁尹开辟出新的职业体系呢。

妖精德鲁尹?

听起来就很涩情很厉害的样子呢。

“喂,小蠢蛋,你也是德鲁尹。”

布来克在穿梭林间的过程中远眺炽蓝仙野中心的森林之心大神殿,对身旁的小鱼人说:

“多和月莓学一学,看看你能不能借助和妖精的灵魂链接来学会妖精们的神奇魔法,如果可以的话,那么你也是能在艾泽拉斯开宗立派的人物了。

就和希萨莉开创了烈焰·元素德鲁尹派系一样,你也能成为妖精德鲁尹大师呢。”

“呱?”

小鱼人眼前一亮,它顿时觉得这是个值得努力的方向,而听到这对主仆交谈的月莓女勋爵则翻了个白眼。

她们妖精的魔法连仙木灵和沃卡尹,甚至是最心灵手巧的希尔梵都学不会,这完全是靠天赋的施法手段,就一个蠢货小鱼人根本别想学会妖精的力量。

当然摄于布来克这邪神的威严,已经落入“绝境”的月莓女勋爵自然不敢反驳,只能加速林间之风穿行,并在几分钟之后抵达了炽蓝仙野东南角的一处孤僻浮岛。

这里是邦桑迪的地盘。

也是那个该死的巨魔死神用来藏匿巨魔文明伟大灵魂的地方,之前被可怕的黑夜之父穆厄扎拉占据过一段时间,还是在荒猎团的帮助下才重新抢回来的。

“哟,你可算来啦,洛阿们最亲爱的朋友,万恶又强大的寂静者,降下黑暗月相的月影大人,我最爱的邪神布来克·肖阁下。”

在海盗一行人抵达阴森的彼界神殿入口森林时,熟悉的尖叫欢迎声便在这片林地里响起,入眼便看到一个怪异的巨魔面具晃晃悠悠的飘过来,又在布来克眼前幻化成邦桑迪那张欠揍的脸。

但伸手不打笑脸人。

更何况老邦桑迪此时的姿态放得非常低,让布来克也挑不出毛病。

这家伙还不是一个人来的,在看到布来克出现之后,大批洛阿的灵体浩浩荡荡的从林中涌出,很快就围绕着布来克形成了一个环。

那些大都以野兽形态存在的洛阿们有强有弱,海盗还在它们之中看到了几个“熟人”,比如祖达克的守护风蛇萨隆亚,比如荆棘谷的“变节之神”巨蛇达姆巴拉,还有流水之神,六脚鳄鱼穆哈姆巴等等。

这些都是布来克在艾泽拉斯见过的家伙,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根本不存在于艾泽拉斯的洛阿神灵,比如阿古斯特有的塔布羊的洛阿神,以及来自其他世界的奇奇怪怪的野兽们。

它们这会聚在一起,用眼巴巴的祈求和卑微的讨好目光看着布来克,就像是一群被欺负的小动物们在渴望得到强大者的帮助。

而召集起它们的邦桑迪自然是它们的首领了。

“呃,都露出这副软弱的表情是打算干什么?”

布来克摩挲着下巴问了句。

老邦桑迪酝酿了一下感情,在海盗愕然的注视中噗通一声跪在了邪神大人面前,毫不讲体面的抱住了布来克的大腿,干嚎到:

“求你给我们这些可怜的洛阿做做主啊,布来克大人,我们都要活不下去啦。”

“嗷嗷、呱、唧唧、呜呜...”

一大群落魄的洛阿神们看到邦桑迪开了头,顿时也不再忍着,如群魔乱舞一样嗷嗷乱叫着向布来克诉说着它们凄惨的遭遇。

作为邪神大人,通晓灵魂之语那是基础能力,很快他就从这些落魄凄惨的洛阿神这里得到了必要的信息。

也不怪这些家伙一个个没皮没脸,它们最近过的实在是太惨啦。

因为坏心眼的德纳修斯大帝借着仲裁官宕机的名义,封锁了雷文德斯的心能供应,直接导致整个暗影国度都进入了心能饥荒的大环境里。

本来这些洛阿们都在炽蓝仙野有自己的小小地盘,但因为缺失心能让寒冬女王下令收回那些散落在各处的灵种来抽取心能维持林地的繁荣。

正牌荒野半神们还能被高看一眼,毕竟来自各个世界的生命之力赋予了它们高贵的出身,寒冬女王也没有第一时间拿这些灵种开刀。

然而洛阿们就惨了。

它们打都没有自然之力赋予的高贵身份,一个个都是野路子自学成才,在炽蓝仙野这个地方本就地位卑微,常年被讨厌又淘气的法夜妖精们骑在脖子上拉屎还得赔笑讨生活。

活着就已经足够艰难,现在遇到心能缺失,寒冬女王便盯上了它们这些心能聚合体。

过去一个多月里,已经有超过二十头洛阿被抓去了森林之心,寄托灵魂的灵种都被抽取了心能,整个林地确实还在繁荣,但代价是洛阿们在死亡之后又死了一次。

而这一次...

保守估计是无法复活了。

“呜呜呜,大家来炽蓝仙野本就是图个灵种转生,继续回到物质世界去作威作福的。”

邦桑迪带着哭腔,抱着布来克的大腿哀嚎到:

“寒冬女王自己到了更年期变成了疯婆子把灵种温室废弃掉,绝了大家转生的念头也就罢了,她现在居然开始对我们这些无辜的小动物们下毒手啦。

再这么下去,我们可就要完蛋啦。

我们的灵种都在林地里,跑都没办法跑,仁慈的布来克大人啊,求您帮帮我们这些可怜的洛阿吧。

属实是没有活路了呀!”

“哦?”

布来克眨了眨眼睛,他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咳嗽了几声,拉长声音说:

“那你们想让我怎么帮你们呀?你看,我也是孤身前来的,就算我一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子呢?就算有心帮你们,我可没有忠诚的战士与我一起拨乱反正啊。”

“我们可以打仗!大家反正也活不了了,不如就此一搏,反了他娘的!”

邦桑迪感觉火候到了,嗷的一声起身大喊到:

“只要您能拖住寒冬女王,区区魅夜王庭我们还真没放在眼里,凭什么荒野半神就能被高看一眼?

凭什么我们洛阿就得落入下贱?

这规矩从诞生之时就不公平!

大家也不过是求个公正,我看我们索性攻下整个森林之心,再把被寒冬女王那个贱人废弃的灵种温室重新激活。

到时候在座的每一个洛阿都是功臣!

大家轮流在那复活,回去物质世界继续作威作福,岂不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