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问剑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血疫全文阅读

第六百四十六章 血疫

血雾如厚重帷幕一般,将坊市分割,混乱在城中各处蔓延。阑

踩踏着高跷的狐面书生尖笑着点燃房屋,喜笑颜开的金身佛将一具具尸首埋入座下的莲台,成千上万只虫豸聚集成妖面形状,钻过门窗缝隙,对遭受麻醉、浑身浮肿的受害者注入虫卵...

普通人躲藏在衣柜、柴房、地窖当中,听着从街对面甚至是隔壁房屋传来的咀嚼声、惨叫声、哀嚎声,大气也不敢出。

城东,孤童院,储存冰块的地下冰室。

“朝廷会来救我们的,一定会的,再坚持一阵就好...”

夏二娘怀抱着两个孩童,呢喃声音轻得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灾难发生时,孤童院已经准备熄灯,忽然间就被血雾笼罩。长相可怖的兽首妖魔冲进庭院,大肆杀戮。

夏二娘带着一群孩子躲进了冰室,这才逃过一劫。阑

只是冰室森寒,穿着单薄外衣的孩童们经受不住。她就怀里抱着两个,周身叠着几个,靠体温抗衡无孔不入的寒意。

卡察,卡察。

略显粘滞的脚步声在头顶上方响起,像是踏过了粘稠血泊,最终停在冰室的上方。

是,是妖怪么?

夏二娘浑身一颤,缓缓从孩童怀抱中抽出手臂,倚着墙壁站了起来,贴墙一阵摸索,摸到了装卸冰块的铁质撬棍。

她拿着撬棍,站到了通往地上的木门前方,胆战心惊地听着门外锁链被拆卸下来。

吱呀。阑

门扉开启的瞬间,她勐地向前挥下撬棍,然而铁棍却在半空被长刀勐地架住。

持刀者是一名穿着镇抚司服饰的年轻军官,其身后跟着一群腰侧系着灯笼、披坚执锐的士卒。

借着灯笼光亮,夏二娘也分辨出那名军官正是自己的丈夫宇文远。

夫妻重逢本应欣喜庆幸,但宇文远的表情,却从狂喜急速坠向悲戚。其身后的士卒,也面露震惊。

“夫君,怎么了...”

夏二娘脑海中想出的这段话,从嘴里说出时,变成了尖利蛇嘶。

她后知后觉地看向自己,上身一切如常,下身急剧膨胀、拉伸,长出了黄色鳞片,如同蚺蛇。阑

蛇尾没入冰室深处,团成一团以抵御低温。

一截截孩童手脚从蛇尾缝隙间伸出来,连接着已经被绞烂多时的尸首。

我做了,什么?...

恐惧后悔涌上心头,夏二娘转头看向丈夫,心中无限言语尽化为蛇嘶。原本的鹅蛋人脸,在剧烈的情绪波动与混乱思绪下,也生出了褐黄蛇鳞。

“宇文校尉,我来吧。”

一脸沉重的裴静走上前,拍了拍宇文远的肩膀,抽出腰侧的沧海剑。

“不行!”阑

宇文远侧身拦在妻子身前,脸色苍白道:“会有办法的,她还没彻底妖变...”

话音未落,后颈处便传来剧痛。

宇文远抬头望去,只见妻子五官扭曲,竖状童孔中满是对活食血肉的渴望,脸颊两侧长出韧带,嘴巴张大到极限,意欲将他的脑袋整个吞下。

休——

利箭破空,贯入夏二娘眉心,令她那已经蛇化的头颅高高后扬,砸入冰室货架的坚冰之中。

“不是妖变,”

数道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标志性的黑衣锥帽宣告了他们监学部的身份,其中一人摘下锥帽,露出了学宫体学教习任衅的面庞,“是血浴魔疫。”阑

血浴魔疫?

听到这个生僻晦涩词汇,镇抚司众人满脸迷惑,裴静则眉头紧锁。

魔疫他知道,是指普通人在长时间、高浓度的魔气熏陶下,不仅没有死亡,反而被妖魔同化的现象。常见于十万荒山。

而眼下周围环境的魔气并不充裕,远不足以造成这么大规模的传染。更别提驱动妖魔行动自如。

除非...关键在前面的血浴二字。

情况紧急,任衅没有去看颓然跪在地上的宇文远,沉声问裴静道:“其他人都分散在各坊市了?”

“是。”阑

裴静点头,在灾难发生之前,镇抚司就有不少士卒分布在长安城各处巡逻。血雾降临后,各路人马就在辖区内,与妖魔抗衡。

至于裴静,他家中守备力量不弱,在发现满城魔怪并没有刻意针对达官显贵发动围攻,而是一视同仁地滥杀无辜后,他就留下大半守卫,自己带着一小队人离开裴府,与镇抚司的人手汇合,清剿附近妖魔。

“我们沿途还遇到过其他人,或是去大理寺调查源头,或是前往大明宫保护太子。对了,学宫怎么样了?”

裴静补充道。城中不止镇抚司一支力量,像裴府这样的世家豪族不在少数,不仅有踏上修行的族人,还有从外面聘请的护卫、保镖、供奉。

种种相加,多少也能限制魔疫造成的破坏。

然而听完裴静话语,任衅脸上却没有半点喜色,只剩凝重,“学宫暂时无事。你们还有多少余力?跟我去封锁皇城,再晚就来不及了。”

任衅带着监学部几人向着皇城奔去,裴静急忙按剑跟上,追问道:“怎么回事?血浴魔疫究竟是什么?”阑

“灵力不会凭空生成,普通人再怎么熏陶也不会突然变成大妖。那片发源于大理寺的血雾才是妖魔们力量的来源。”

任衅疾声道:“如果没预估错,那些前往血雾源头调查的人,此刻恐怕都已经成了...饵料。”

————

踏。

李昂驻足,停在皇城西侧的顺义门前。手中辉光弩的箭槽,安装着光符,宛如灯笼般散发光明,照亮周遭。

能够抵挡列车撞击的坚固城门,在先前的爆炸中被摧毁轰碎,原本应当守卫皇城的金吾卫,已不见了踪影。

只剩城墙上方无人操控的座座弩炮,静静地斜指着地面。阑

强烈的不祥感,从城门破口中散发而出,浓郁的血腥气息哪怕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也能清晰闻到。

‘不对劲...’

李昂双眼微眯,以他对虞国运行体系的了解,在发生灾难后,无论是皇宫供奉还是镇抚司,亦或者分散在城里的学宫修士,都会在第一时间自发前往皇城,调查灾难原因。

但此刻,紧邻着大理寺的顺义城门却死寂一片,听不见半点战斗声...

思量再三,他拆下光符,熄灭光亮,稍作冲刺,跃上城墙。

然后,他就看见了,血肉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