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问剑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灵全文阅读

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灵

这一箭只是试探,任衅等人也是堪堪赶到紫辰殿,一路上斩杀妖魔耗费了不少气力,还没来得及修整。

“暨观主,”

燕鳞心道要为任衅等人争取时间,当即前踏一步,直视暨学真朗声道:“你身为忠厚长者,平日里满口仁义道德,眼下又为何与这群贼人为伍,祸乱长安,屠戮同胞?”

“燕家的小子,燕...鳞,是吧?呵呵,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暨学真一捋长须,笑道,“当年虞太祖乱世争雄,不也曾屠过不降之城、以震慑各路军阀?

还曾说过,如果暂时的牺牲能换取更大的和平,那就值得去做。

包括学宫、镇抚司,不也在践行这条理念么?

所有人都知道,等山河镇守符消散后,被派到战场上送死的也只会是平民家的孩子。

与其等几年后战火涂毒中原,不如眼下就做出决断,交出太子,保全长安百姓。”

“如果不是知道你平日生活有多么奢靡无度,我可能真会以为你是在关心百姓。”

站在太子身侧的何司平冷然道:“太皞山究竟许了你什么好处?更大的权柄,还是荣华富贵永荫子孙?”

暨学真摇头道:“为什么你总看到别人眼中有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有梁木...”

“别废话了,他在拖延时间。”

公荆皓粗暴打断二人对话,抬起手掌,攥紧拳头。

嗡——

他食指上戴着的、晦暗朴素的金属戒指轻微震颤,从身后的昊天信众身上,抽取出大量光尘。

光尘氤氲弥漫,急速构成一尊有着公荆皓面庞的、飘忽不定的巨人,身披光明甲胃,用星辰般的冷漠目光居高临下俯瞰紫辰大殿。

这枚戒指,和边辰沛所使用的、名为铁心的念器一样,同为太皞山的星陨秘宝。

借助戒指,公荆皓得以施展超越他境界的昊天神术,【巨灵】

公荆皓一拳砸向宫殿,光尘巨灵也同步挥拳,大幅动作掀起呼啸狂风,令所有人的衣角烈烈摆荡。

太子李嗣抬头仰望巨人那越来越近、如陨石般的硕大拳头,脸上毫无惧色,连稍稍挪动脚步的反应都欠奉。

轰!

果然,庞大拳锋在空中突兀顿住,仿佛撞上一面无形墙壁,顺着墙面弧度砸在宫殿外的地上,将大片坚固石砖击碎,露出隐藏在砖石下方的、散发着微光的阵法。

阵法呈圆形,围住紫辰大殿,通过繁琐晦涩的图桉,与每一处围栏、台阶、梁柱、屋嵴檐兽相连,构成一个整体。

光尘巨灵的拳锋余势不减,在砸毁石砖之后,继续没入泥土,于原地留下一个大坑。溅起的泥沙也被无形墙壁所挡,贴着墙面滑落。

公荆皓目光一沉,操控巨灵接连出拳,重若山岳的拳头一次又一次砸在无形屏障上,激起浪涛涟漪。

甩了甩生疼手掌,公荆皓又试图绕过阵法,从地下将整座宫殿掀起——这一尝试也以失败告终。

不止是地上部分,包括紫辰殿地下都被防护阵法所覆盖,只许出不许进,或者说,只有阵图的直接控制者李嗣能调控。

“...”

燕鳞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紫辰殿的禁制要比其他地方更坚固,这也是太子带人守在这里的原因。

“呜呜——”

孩童的哭泣声从殿中传来,对于那些年纪尚幼的皇子皇女来说,眼前天山崩地裂般的景象还是过于刺激了。

“不许哭!”

一只手掌捂住了小公主的嘴巴,脸色苍白的李乐菱抱起妹妹,坚毅目光环顾大殿,逐渐止住了弟弟妹妹们的哭声,“会没事的。”

“嗯,”

李乐菱身旁脸色稍白的柴翠翘也点头说道:“李昂会来救我们的。”

听到这话,众人只是心底苦笑。城里魑魅横行,他们并不觉得李昂有能力杀出重围抵达皇宫,相反还得期望他能安稳待在金城坊里。

轰轰轰轰——

光尘巨灵仿佛不知道疲倦一般,固执地砸着禁制屏障。

卡察一声,屏障终于裂开一道缝隙,然而下一瞬,这道缝隙就自行愈合。

不止是紫辰殿,大明宫其他地方的石灯也逐一亮起,开始断断续续地散发禁制波动。

怎么回事?

所有人在短暂错愕后,立刻明白过来,是其他地方出现了转机,不知道哪路人马重新连上了大明宫与皇城的灵气通路。

暨学真表情一肃,迅速从怀中拿出一件方形包裹。

包裹表面裹着层昊天道观礼赞用的洁白纱布,暨学真揭开白纱,露出一块刻满了扭曲蛇形文字的菱形青瓦。

伴随着青瓦暴露在空气当中,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弥漫开来。

咸腥,恶臭,沉闷,粘稠,源于幽暗深水。

“铔燂紝榫欎箣霸炰篃銆容睁楸硷紝婊....”

暨学真手指按在青瓦之上,以非人怪异腔调,逐字念诵出上面的蛇行文字。

“杀了他!”

任衅神色陡变,低吼一声,冲出屏障。

他不清楚暨学真手里的青瓦是什么东西,只是冥冥中有种直觉——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暨学真念完。

眼下长安遇袭,暨学真等人声称要带走太子,那么远在千里之外的虞帝一行人想必也受到了袭击。

因为只有同时掌握皇帝与太子,这次的政治刺杀才算得上成功。

不过,不安与疑惑仍在萌芽生长。

在学宫高层以及任衅自己的预想当中,保存于学宫的山河镇守符,才应该是太皞山优先下手的对象...

思绪转瞬即逝,电光石火间任衅已冲至暨学真前方,倾尽全力轰出一拳。

十数名悍不畏死的昊天信众扑了过来,即便被撞断胸腔四肢,依旧靠着湛泉之水激发的潜力,死死拖住任衅,不让他接近暨学真。

铮——

沧海剑光暴绽,紧追而来的裴静接连挥出数剑,斩断昊天信众攀扯任衅的手指,令后者能冲出重围,朝着暨学真继续挥拳。

拳风扑面而来,暨学真面露狰狞,依旧站在原地念诵着蛇形文字,只是稍稍倾斜了下上身角度。

拳头没能命中头颅,而是砸在了他的肩膀,将他重重击飞,一头撞在红墙之上。

鲜血从暨学真后脑勺淋漓淌下,整个左肩炸裂开来,露出粼粼白骨。

“嵆铔...熷幓...”

暨学真虚弱吐出最后四个蛇形文字,下一瞬,风雷大作。

暴风席卷大明宫城,甚至清空了弥漫不散的血红雾气,借着闪烁雷光,所有人都看清了,隐隐从乌云中探出的、硕大无朋的墨绿鳞爪。

来自龙的鳞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