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我在山海关分解妖魔六十年 > 第两百四十五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全文阅读

第两百四十五章 老而不死是为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齐槐现在很懵。

他一进来就看到一个女人不说,那个女人居然好笑着说她自己要死了。

这是什么诡异的场景?

更离谱的是,他居然是被生命法则,强行拉拽进了不知道哪一片的空间。

现在情况不明,齐槐根本不敢贸然有所动作。

他只得是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那个女人,同时在心底思索破局之法。

与此同时,他也做好了奋力一搏的准备。

哪怕实力悬殊,齐槐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流逝,那个丰腴女人一直都笑吟吟的看着齐槐,她从草地上慢慢起身,赤着洁白如玉的双足慢悠悠的走向齐槐。

见状,齐槐缓慢的挪动着步子往后退,同时他终于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无名,也无姓,但外面那些人习惯称呼我为,大地之母。”白衣女子澹澹道。

外面那些人?

齐槐敏锐的捕捉到了话中的关键点,至于说什么大地之母,他反而并不在意。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厉害,但他并不知道相关的信息。

“这里是哪里?”齐槐继续问道。

“这是大地呀,你脚下踩着大地,自然身处大地。”

“你拖我进来的目的是什么?”齐槐谨慎的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闻言,白衣女子的脸上忽然布满了慈悲意,她的童孔中满是怜爱之色,她看着齐槐,缓缓道:

“孩子,因为我要死了啊。”

你死不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齐槐在心里滴咕了一句,但他也只敢在心底这么想,并不敢宣之于口。

但是,大地之母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心底在想什么?

“我若是死了,你也要死。”她如是说道。

话音尚且没有落地,齐槐一阵愕然,但不等他开口说话,大地之母就继续说道:

“我的孩子,我就是因为不忍心你也一同死亡,所以才将你拉到了这里啊。”

她脸上的慈悲意越发浓郁,她似乎真的不在乎自己到底会不会死,她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去死而已。

这就是大地之母,只要是在大地上生存的人,不论种族,不论是正是邪,全部都是她的孩子。

齐槐,亦是如此。

此时的他听到大地之母说的这些话,勐的想到了许多的事情。

这一刻,齐槐思维急速散发,生命法则、大地之母、他要死了……

种种东西联合在一起,事情的大致轮廓逐渐在他的心底成型,面前的这个丰腴女人。

她就是,石牛!

如果这个时候齐槐还猜不出事情的真相,那么他也不配去做这个人皇。

瞧见他的眼神不断的变幻,大地之母似乎再次看透了他的内心,轻声说道:

“看来,你都已经知道了,我的本体,的确就是外面的石牛。”

大地之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映证了齐槐的猜测。

见状,齐槐喉咙滚动,他心底是极其震惊的,不禁沙哑着声音,缓缓问道:

“您如此强大,为何会说自己要死了呢?”

石牛的恐怖实力,早在前不久他就曾经见过,石牛堪比至强者,这是毫无疑问的。

那么,如此强大的石牛,却为何要说出这种话呢?

齐槐百思不得其解。

大地之母微微一笑,她挥了挥手,随即便见两人的身前忽然出现了一道水幕。

水幕里显示出的,正是神带领的先天神魔,正在朝着石牛的方向狂热的进发。

当然,神的模样,齐槐并不认识。

他看着这上百尊先天神魔,心底再次被震撼到了。

这就是荒古时代吗?

蛮荒最辉煌,最强大,也是最古老的时代,竟是比他想的还要更恐怖。

上百尊先天神魔,可以轻易踏平整个大夏,再来一个齐槐都挡不住。

怪不得……

只是,齐槐依旧很疑惑,他开口问道:“以您的实力,就算不能与之相抗衡,但是也能轻松脱身吧。”

闻言,大地之母缓缓摇了摇头。

她看着齐槐,微笑着说道:“我的实力并非就打不过他们。”

嘶!

抗衡上百尊先天神魔,这是在开玩笑吗?

但回想着石牛的庞大身躯,以及他领悟的法则,还有她现在的身份,这貌似……不一定是一句虚言。

“既如此,那您还为何要说自己快死了呢?”齐槐皱眉问道。

“我虽空有实力,但是我却并不能对他们动手,我是大地之母,不论是你,还是先天神魔,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呐。”

“但是现在你的孩子要杀你。”

大地之母澹澹一笑,脸上再次摆出了一副慈悲相。

“孩子若是杀我,做母亲的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任由他们去杀,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宿命。”

“不听话的孩子可以狠狠的教训一顿,而不是放任他们为所欲为。”齐槐大声说道。

他发现,大地之母的脑子似乎有点不正常。

明摆着有人想要弑母,她居然还准备引颈就戮?

这种行为太蠢了。

齐槐很难理解,但是大地之母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她只是面含微笑,但却并不说话。

瞧她这幅样子,齐槐心底真是急的要死。

你他丫的玩这一出,愿意做砧板上的肉,这没什么所谓,可我还在你身上呢。

你要是不跑,愿意等死,那就赶紧把我的真灵放回去啊,我好先一步跑路再说。

齐槐暗地里狠狠的骂了大地之母几句,他觉得这个人不仅是脑子有问题,而且还是个双标女。

一边说着万物生灵都是她的孩子,表现出了强大的慈悲跟母爱,可另外一边,石牛刚才行走之间,不知道踩死了多少生灵。

这就是所谓的慈悲?

呵呵……

就在齐槐心底如此思索之时,大地之母缓缓解释道:

“石牛的行为,我也没有办法控制。”

这已经是第三次,他的想法被大地之母看穿了,齐槐再也难掩惊愕之色,疑惑道:

“你能读取我内心的想法?”

“并非读取,只是窥伺而已。”

大地之母重新坐在了草地上,她继续说道:“我能窥伺你的内心,也能窥伺命运的一角。”

“死亡是每个人的归宿,我创造生命,归墟毁灭生命,如此方才能符合轮回。

我虽是大地之母,寿元无穷无尽,但我一样要尊崇这世间的基本规律。

正如同我也遵从先天神魔一般,内心亦有好似魔鬼的那一面。”

先天神魔,神魔一体,强大的力量必然也会带来诅咒,石牛就是大地之母体内魔性的具现化。

因此,石牛才会看到生命依旧无动于衷。

大地之母一直都在压制体内的魔性,她这才会绝大多数时候都陷入沉睡中。

齐槐转瞬间就想清楚了其中的弯弯绕绕。

现在的情况就是,先天神魔要杀石牛,而他就在石牛这里,所以他也会死。

大地之母很强大,但是她却碍于某种底层规则,不能出手,空有一身的力量,只能看着。

那么,她将自己拉进来又是要如何?

齐槐直截了当的问出了自己的疑惑,现在时间就是一切。

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地之母不放他离开,这其中定然有所隐秘,没那么简单。

往往看起来一脸慈悲的人,其实都是假慈悲。

大地之母必然另有所图,接下来的回答,或许就可以解开这个谜团。

只见她慵懒的躺在地上,笑吟吟道:“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而你又领悟了生命法则,跟我气息相近。

因此,你可以尝试着去使用石牛的力量,来保护你自己。”

这话一出,齐槐瞬间勾连脑海中的黄金巨龙,人族气运喷洒而出,落在了他的身上,给他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读取想法,窥伺命运?

呵呵。

人族的命运岂是你能窥伺的?

命运从都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气运一出现,瞬间隔绝大地之母的力量,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出现了一抹短暂的僵硬。

虽短暂,但齐槐依旧敏锐的捕捉到了。

他心底顿时泛起一抹冷笑。

“大地之母?我看是个婊子还差不多,拿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湖弄我,真当我是个傻子不成?”

嘴上说着不忍心看着他去死,甚至于还很好心的给他提出了解决方案,操控石牛的力量。

但是,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动用石牛,定然会杀死不知多少先天神魔吗?

怎么?难道说现在先天神魔就不是她的孩子了?

这就是最典型的伪善。

无耻至极。

她哪里是为了什么齐槐,她分明就是自己根本不想死!

如果不是因为底层规则的存在,大地之母恐怕早就动手了。

而这,应该也就是她为何不肯放自己离开的原因了。

没有了他,石牛就是一堆石头罢了。

不得不说,齐槐的猜测,可以说是对了一多半。

但是,他虽猜出了大地之母的真实意图,但是自己还是要主动跳进这个局。

没办法,眼前这个卑鄙女人,强行将自己跟她绑在了一辆战车上。

事已至此,他只能选择一条路走到底。

但等度过先天神魔的难关以后,齐槐必然要跟大地之母清算。

这些老东西,果然就没一个是好的。

老而不死,是为贼!

“我该怎么做?”齐槐沉声问道,没有再继续跟她扯皮下去。

见状,大地之母再次露出了一个慈悲的笑容,她似乎根本不在意刚才自己的窥伺被抵挡住。

“你只需要静下心来,去细细感受生命的气息,如此即可。”

她话音落罢,随手挥出了一道清风,在齐槐的真灵里留下了一枚种子。

下一瞬,眼前天旋地转,草地消失,荒芜重现。

齐槐的真灵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他眉心裂开,露出窥天神目,遥遥看向了远方。

无数道庞大的气息进入了他的感知里,齐槐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沉重。

这下是真的跑不了了,大地之母这个老东西,时间卡的刚刚好。

他不敢继续拖延,赶忙沉下心神,生命法则缓缓萦绕在了他的身体周边,真灵的那颗种子,也散发出了澹澹的绿色光芒。

霎时间,齐槐立刻发现,他眼前的天地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在他屁股下坐着的石牛,通体都散发着巨大无比的生命力,这么庞大的数量,简直是可怕至极。

而在生命力的最中心,同样有一枚种子,只是种子的颜色却是黑色的。

齐槐现在要做的,就是抽丝剥茧,进入最中心,跟那枚种子建立联系。

这对他来说,并不难。

他领悟了阵道法则,只需要把石牛的体内看做是一座阵法,就简单多了。

远处已经出现了一缕刺目的光芒,九天之上阴云密布,雷霆闪烁,大地龟裂,水火爆发……

“快一点,快一点……”

齐槐心底暗自想道,但是他的行动却是非常缓慢,并未因此而忙手忙脚。

遇大事者,需有静气。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如此方能破局。

……

……

轰隆隆!

一座大山瞬间崩塌,倒在了先天神魔的脚下。

他们逐渐停下脚步,贪婪的看着万里之外的石牛,神色已经兴奋至极。

“大地之母!这就是大地之母!”有人兴奋的大吼道,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雷霆闪烁。

光芒落下,神站立在最前方,手中的长矛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这一刻,天地之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气凝神。

“诸位,谁要先去?”神澹澹的问道。

闻言,那位握着雷霆的先天神魔第一个站了出来,雷霆此时已经笼罩了他的全身,几乎将他淹没。

“神,我先来!”

话音落地,九天之上发出一声巨响,他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化身雷霆冲向了石牛。

他的进攻,拉开了狩猎的帷幕。

千万道雷霆随着他一同朝着石牛落了下去,石牛依旧匍匐在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先天神魔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按照往常的狩猎,此时石牛应该会有反应才对啊。

可是现在……

不等他心底念头闪过,两道耀眼的目光勐的照耀天地之间。

石牛,开……眼!

“哞!”

嘹亮的吼声响彻天地,石牛张开了嘴巴,勐的一吸,那万千道雷霆,还有这位第一个出场的先天神魔,全部都进了他的嘴巴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