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 > 第二百一十八章:一切都在计算之中【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二百一十八章:一切都在计算之中【求订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这次真是多亏了陆道友相助,不然我周家还不知道要被此獠搅成什么样!”

荒山野岭当中,迟来一步的周明德在看了眼地上那具尸体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感谢不远万里前来相助的陆燃。

这份态度,让得陆燃心里也是极为满意。

当下也是目露笑意的说道:“周道友太客气了,陆某还要感谢周家愿意分享那条地下水道,让陆某此生能够有机会重回人族地域看一眼!”

说实话,当他从周道颐口中得知了地下水道存在的时候,也是吃惊不小。

尽管此前他就怀疑周家掌握了什么安全进出荒野之地的秘密通道,可也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条地下水道。

而他自然明白这样一条地下水道对于周家这样的修仙家族有多么重要。

所以当时他就没有再做任何迟疑的答应了出手帮忙,然后随着周道颐一起,亲自体验了一趟地下穿梭之旅。

“只是看一眼不免太过遗憾了,陆道友只要想的话,以后随时可以过来这边看看,我们周家会做好相关安排,确保陆道友能够平安舒适的享受人族生活!”

周明德脸上微微一笑,笑着说出了让陆燃感到非常满意的话语。

当下也不再掩饰的呵呵一笑道:“呵呵呵,那以后说不得要常唠叨打搅周道友了。”

“好说,好说!”

周明德点了点头,而后便开始对战场进行了处理。

斩杀化龙教护法是一桩大功劳,在周家已经暴露于化龙教视线的情况下,没有必要不认下这桩功劳。

但是陆燃和青蛟的存在却不能暴露出去。

所以周明德这时候要抹去陆燃和青蛟的气息,并将那位黑龙护法尸体上面的二者气息也一同抹去。

幸好最后击杀黑龙护法的是火神豺,这样伤势完全对得上了。

至于尸体后背上面“赤龙匕”所造成的伤口,也可以进行二度破坏,让人看不出具体情况来。

总之这位黑龙护法的死因,就是死于周明德和火神豺的围攻下!

到底周家是怎么杀死他的,那就是周家的秘密了。

这一点青莲观就算好奇,在无法通过尸体查验到更多信息的情况下,也不至于打破砂锅问到底。

毕竟哪个修仙家族没有一点秘密手段?

周明德当初第一次在岚州修仙界和同阶修士大战的时候,还使用过一张罕见无比的【天雷宝箓】重创过一位紫府后期修士呢!

这样处理完战场后,周明德便轻声说道:“好了,战场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周某要带着这尸体前往青莲观表功请赏,就先不招待陆道友了,道友若想活动活动,可让道颐跟随身旁引领。”

听到他这话,陆燃当即便是连连摆手道:“周道友客气了,道友有事先去忙就是,不必在意陆某。”

然后周家三人便各自分开了。

不说周纯回去家族山门后,如何处理族务,也不说周道颐带着陆燃怎么游玩人间。

却说周明德将那位黑龙护法的尸体和遗物收敛了后,便带着火神豺直奔青莲观而去。

他本来再过几天也该出发前往青莲观了,如今只不过是提前出发罢了。

这样没过多久,周明德就抵达了青莲观山门外。

此时明霞道人还在闭关冲击紫府后期,周明德就直接申请要拜见清薇子观主。

因他近两年来时常到访青莲观,那负责迎客的青莲观弟子们也知道他算是本门贵客,很快就给他进行了通传。

如此没等候多久,周明德就得以进入了青莲观的掌门大殿。

“晚辈周明德,拜见观主前辈!”

进入掌门大殿后,周明德当即就是朝着上首盘坐的清薇子行了一个大礼参拜。

清薇子见此,则是轻轻一摆手中拂尘说道:“周道友客气了,不知道友今日登门造访,究竟有何要事?”

“回前辈的话,晚辈今日登门造访,主要是有两个目的,其一是此前和陵州姜家约好了,要在观主前辈的见证下达成两家和解!”

“其二便是为了日前我周家副族长周正纯遭遇化龙教护法袭杀一事,特地前来禀报观主前辈!”

周明德说着,就把周纯突然遇到化龙教黑龙护法袭击,然后自己是怎么反杀那位黑龙护法的事情说了出来。

说完后便一拍腰间储物袋,将那位黑龙护法的尸体取了出来。

“那厮的尸体就在这里,还请观主大人过目!”

地上的尸体已经冰冷了下去,但是紫府期修士的残留气息却还在。

而以清薇子的眼力,很容易就能看出尸体身上修炼到高深层次的《化龙秘诀》痕迹。

只见他很快就点了点头道:“没错,这的确是一位化龙教护法的尸体!”

说完却是话锋一转,忽的问道:“可是这位化龙教护法,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袭击周小友这样一位筑基初期修士?”

周明德早就料到他有此一问,当即便回答道:“观主前辈明鉴,此獠当时对正纯出手的时候,在见到正纯用出了明霞道友当初交给他的三阶上品防御法符后,偶然间倒是说漏了嘴,问正纯那张法符是不是他卧底化龙教所获得的赏赐。”

“因此晚辈和正纯都认为他很可能是过来报复的,一定是正纯此前在百族大会上面表现太过出色,太过引人注目,才因此让化龙教那边安插的眼线将消息传回了化龙教,从而让化龙教那边知道了正纯的来历!”

这个猜测合情合理,也是完全属于事实。

而清薇子这边也早知道化龙教那边把周纯的名字挂上了号。

因此这时候听了周明德的话语后,他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周道友这个推测倒是合情合理,本座会让人确认此事的。”

说完便望着地上已经冰冷的尸体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管怎么说,周家击杀一位化龙教护法是事实,也是大功一件,本座会酌情给予你们周家赏赐奖励的。”

说到这里,又深深望着周明德告戒道:“不过周道友你回去后也要好好叮嘱一下周小友,让他往后不要再轻易出门了,免得因为自己一时失身,坏了本门大事!”

“是,晚辈谨遵观主法旨!”

周明德恭敬应命说道,然后便先行退出了掌门大殿。

在他离去后,清薇子看着留在殿内的尸体,便大步上前对其进行了详细尸检。

可因为尸体经过了周明德的仔细处理,他也看不出什么具体有用的信息出来,最终只能摇了摇头,随手打出一团烈焰将之烧成了灰尽。

至于该给周家的赏赐奖励,他后面自然会酌情落下,却是没有必要马上就给。

而周明德离开掌门大殿后,却是未曾离开青莲观山门,直接就在青莲观山门里面的修炼区开了一间房,在里面小住了起来。

名义上,他自然是等候姜家那位紫府中期修士过来和自己达成和解协议。

可实际上他很清楚,那位姜家紫府中期修士肯定是到不了了。

果然,周明德在青莲观小住了差不多七日,清薇子便忽然差人传话给他,说是姜家那位紫府中期修士在离开家族后半道遭遇了强敌伏杀,如今生死未卜,已经无法过来和他达成两家和解协议了。

得知了此事后,周明德眼中顿时露出了无比惊愕的神色。

很快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眉宇间尽是喜色的望着那传话修士问道:“道友可知道伏杀姜道友的是什么人吗?莫非是姜家以前得罪过的仇敌不成?”

听到他此问,那位只有筑基期修为的青莲观弟子顿时连连摇头道:“这个晚辈就不清楚了,晚辈只是奉观主法旨过来给前辈传话而已。”

周明德闻言,当即点了点头道:“周某明白了,那有劳道友帮周某向观主前辈转达一句话,就说关于和姜家和解的事情,周某忽然想起来还有细节有待商榷,需要先回家族和族人们仔细商议一番,就先不在此打搅贵门了!”

说完便是一副满脸喜色的样子离开了青莲观山门,好似打了胜仗的将军一样,满面春风的赶回了家族山门。

这一幕尽数都被暗中以神识窥探的清薇子看在了眼里。

于是在那位传讯弟子返回的途中,他也是微微皱了皱眉,不禁喃喃自语道:“看他的神情倒是不像作假,看来确实是本座有些多虑了!”

原来他此时已经得知了详细情报,知道伏击姜家那个紫府中期修士的人乃是化龙教一位赤龙护法。

而他得知了此事后,按照谁得利大谁有嫌疑的想法,自然是第一个怀疑上了周明德和周家。

毕竟如果不是要来青莲观赴约的话,那位姜家紫府中期修士也不会孤身一人在这时候离开家族山门。

可是想到周家这边才刚杀了一位化龙教护法,他又觉得自己的怀疑很没道理。

即使是对化龙教这样强大的势力而言,护法级别的强者也有数,不是路边大白菜,一抓一大把那种。

一个小小的周家,就算真的暗地里和化龙教有勾结,也不值得用这样一位护法的性命来帮助周家。

再想想周家以前也曾配合明霞道人杀过一位黑龙护法,清薇子对于自己的怀疑也并没有什么信心。

而现在周明德骤然得知了姜家出事的消息后,那第一时间的惊愕反应,以及随后的惊喜之意,也都能证明他应该是事先不知道此事。

虽然那也有可能是他精心伪装的,但是清薇子确实无意深究下去了。

左右失踪的只是一个麾下附庸家族修士,实在不值得他堂堂青莲观掌门为此大费周章,去为其刨根究底追查到底,耗费大量力量去调查另外一个刚为青莲观立下功劳的家族!

这一切也都在周家三人的算计之中。

无论姜家承认不承认,在夺得了“百族大会”前三十强家族的名次后,周家在青莲观那边的份量,就已经超过了他们姜家。

换成他们是清薇子的话,也绝对不会为了一点推理性的猜测,就分不清主次的为了一个姜家紫府修士去对周家进行深入调查。

要知道此事从头到尾经手的只有周家核心三人,清薇子若要调查此事,且想要调查出东西的话,最终只能从他们三人身上着手。

而那势必会让周家对青莲观感到心寒,再也不想为青莲观出力。

甚至是一怒之下暗中把关于化龙教那些事情吐露出去。

清薇子除非是疯了,不然怎么会为了一个不知道是生是死的姜家修士,做出这种官逼民反的事情来。

所以周明德当时离开青莲观之时露出的那种笑容和得意,确实是发自内心的。

等到他回到家族从周道颐手中接过林红玉传达回来的信件后,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因为姜家那位紫府中期修士不是失踪了,而是已经陨落了!

“好啊,这真是太好了!”

“这样一来,以后他们姜家别说是过来找我们周家报仇了,只怕还得担心我们周家找他们麻烦!”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周明德不禁拍掌大笑出声,为这个消息感到由衷的高兴。

“好事的确是好事,就是这位林护法的实力也太生勐了吧!”

“她好像也才紫府中期修为吧!”

“这等修为,却能单杀一位同样修为的人,此事委实有些令人感到震惊啊!”

周纯说到这里,也是忍不住面露一丝担忧之色的说道:“万一今后她要是真和咱们周家翻脸的话,咱们周家能压得住她吗?”

听到他这话,周明德的目光不由瞥向了周道颐。

而周道颐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就微微摇了摇头。

见此,周明德只能含湖其辞的说道:“这个就没必要太担心了,三大门派即将和化龙教开战,也许那女人就会死在这场战争中,到时候就不用担心她的威胁了。”

说完似乎不想给周纯多追问的机会,当即便转移话题说道:“现在外部威胁已经解除,道颐你也该尽快闭关开辟紫府了,道泉那边还等着家族帮他报仇呢!”

“晚辈明白了,晚辈这就准备闭关。”

周道颐点了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