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军事小说 > 大乾憨婿 >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一个都别让他们逃!全文阅读

第九百五十六章 一个都别让他们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走,过去瞅瞅!”秦墨笑呵呵的起身,就看到不远处一群长龙过来了。

人数众多,不下两万人!

有意思,这是在秀肌肉吗?

秦墨摇摇头,人多就能打赢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大论东赞看到这一幕,也是暗暗惊喜。

这辛饶还想给秦墨来下马威,带着这么多人,不就是回应秦墨入城时说的话?

这样的碰撞,是大论东赞想看到的。

辛饶法师盘腿坐凌空坐在圣轿之上,他神情淡然的看着前方,队伍还没有走到跟前的时候,在前面引路的苯教徒大喊了一声,就停了下来。

看到辛饶法师临空而坐,不少人都跪在了地上,膜拜起来。

凡人怎么可能临空而坐呢?

只有真佛才有如此本领!

李双安心里也有些打鼓,“姐夫,你看辛饶,居然可以凌空而坐!”

“他屁股下面有凳子,你看他衣服这么宽大,什么东西都能遮住啦!”秦墨拿出千里镜看了一眼,一眼就看穿了辛饶的把戏。

但这里是南番,才刚刚度过原始社会,就算是秦墨生活的那个极其发达的世界,也有很多人被骗。

“不会吧?”李双安道。

“不会个屁!”秦墨不屑的撇撇嘴。

正说着呢,就看到辛饶突然腾空而起,慢慢的从天空落了下来。

他降落下来的位置,突然冒起了火焰。

这神乎其神的一幕,让人顶礼膜拜。

随后,火焰散去,地上居然长出了鲜花!

“伟大的辛饶佛祖,世人赞叹您的伟大!”一个贵族甚至激动的落下了眼泪。

“娘嘞,这个叫辛饶的和尚,还挺神的,憨子,要不咱们也去拜一拜?”窦遗爱咂舌道。

“拜你个头,憋住你!”秦墨火冒三丈,这个辛饶要是真佛也就罢了。

可他就是个神棍。

而此时,辛饶看有不少人在膜拜自己,心中也是暗暗偷笑,心想,这大乾人何时见过这种神迹。

必然会被自己折服。

一旦大乾人都承认了,那谁能撼动他?

“走,过去看看!”

秦墨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高要亦步亦趋的跟着。

李双安也连忙追了过去。

“辛饶大法师,你可算来了!”李双安用南番语说道。

“刚才真佛降下了法旨,我才耽误了,烦请赞普跟大乾的贵客解释一二!”辛饶说道。

秦墨带了翻译,听完后,也是不由的点头。

这和尚也就四五十的样子,头顶光溜溜,额头却很突出,像寿星一样。眉毛很长,从眼角垂下,看起来跟长眉罗汉有点像。

这种异相,常被称为神灵降世。

这苯教吸纳了天象国的精髓,对这种奇形怪状的畸形,最情有独钟了。

一个人要是有了异相,再有点骗术,那了不得,在西域诸国,绝对可以横着走。

没办法,他们就是这么好骗。

“敢问辛饶法师,佛祖法旨提示了什么?”李双安问道。

“佛祖法旨说了,近期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辛饶法师摇摇头,满脸愁色的道:“而且,不好的事,来自东方!”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闻言,在场的人脸色都是一变。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这不就是暗指秦墨等人吗?

难道秦墨等人来,会带来大难?

想到这里,不少人看秦墨的眼神已经变了。

“辛饶法师是吧?”秦墨笑着道:“你说说,具体的法旨是什么,我们也好规避对吧。”

“佛曰:不可说!”辛饶法师道:“若说的太细,会降下天谴的!”

“哦,泄露天机的确是有天谴一说,但是佛还说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这个称佛做祖的人,不会连小小的天谴都怕吧?”秦墨笑眯眯的道。

这一番话,直接把辛饶法师给问倒了,可他脑筋转的很快,“贵客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若说出来,会改变没有发生的事情,甚至会给南番的民众降下灾难!

那时候大祸降临,贵客恐怕会有大麻烦啊!”

“放你娘的屁!”秦墨上去就是一脚,将他给踹翻,“狗日的,给你脸了是吧?

装神弄鬼,装到你爷爷头上来了。

爷爷是大乾神灵庇佑的子孙,你的佛,管不到你爷爷头上!”

这一脚,直接让辛饶背后的教徒和那些贵族懵了。

就连大论东赞也没想到秦墨居然这么粗暴。

但这一觉的后果也非常可怕,因为那些教徒僧兵暴动了。

然而,下一秒,秦墨背后的士兵,抬起了手中的枪。

砰砰砰!

密集的爆射之后,数以百计的人倒在了地上,他们甚至连动手的时间都没有。

就像是镰刀收割韭菜,一刀子下去,就倒下了一大片。

也就几息的功夫,秦墨视线中五十米之内,就无人再站立!

秦墨道:“今天谁敢走,老子今天全歼了他。

老子进城时说过的话,不当回事是吧?

那就让你们看看不听话的下场!”

话落,精通南番语的士兵大声喊道,直接把众人吓得不敢说话。

那些教徒也全都不吭声了!

但是目光看着秦墨,特别的愤怒。

“诸位,不要动手,如果我的话触怒到了大乾的贵客,那也没关系,死便死了。

如果我的死,能够换来大家的生,死得其所!”辛饶法师大声喊道。

也就是这一句话,让害怕的众人再次暴乱了起来。

李双安都被秦墨给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不对啊,不是说好了暂时不动手的吗?

秦墨却冷笑道:“娘的,喊你一句法师,你他娘还真以为自己是真佛了。

你这些所谓的神迹,在老子眼里,屁都不是!”

秦墨大声道:“这辛饶就是个神棍,所谓的真佛法旨,都是假的。

他的神迹,都是骗术,只有芒洛赞普,才是真正的佛祖。

我有证据,可以直接证明,辛饶是个骗子。

我也有办法可以证明,你们的赞普才是真神,真佛也!”

身后的人大声的翻译着。

那些教徒情绪特别的激动,一个个都抽出了随身的武器,有的还拉起了弓弩。

大论东赞一招手,南番的士兵就将四周包围了起来。

他虽然不清楚,秦墨有什么手段,但今天,无疑是诛杀辛饶的好日子。

而且,辛饶一死,众人必然会怪罪秦墨,怪罪大乾。

至于李双安,他有办法洗刷他身上的罪孽。

秦墨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根烟,“守住了,一个都别让他们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