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次元小说 > 才不是魔女 > 第二十章 龙脉之祸全文阅读

第二十章 龙脉之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苏澜洲,水谣镇。

时至秋季,天气微凉,细细的雨丝在水面点起阵阵涟漪,一艘小船静静划过河面,穿行在这古镇的小桥下。

一位身着天水碧纱衣的少女举着纸伞站在船头,随着小舟前进,目光中带着好奇,打量这河道边的青石街道,以及那一座座白墙青瓦的房屋。

街上的行人不多,这处小镇在雨雾中有些朦胧,偶尔能看到几位年轻人结伴一路边走边笑,说着最近的趣事,相比其他地域,这里要富足和安宁不少。

少有人知道,天下三十六上门之一的‘白露七轩坞’山门,便隐匿在这处小镇中。

洛兰希尔回忆着前段时间从雁行门那得到的消息,乘着小舟,穿行在这处水乡小镇之中。

鳞次栉比的街道两侧,有着布庄,瓷器坊,书画乐坊等,偶尔还能听到一些丝竹拉奏的声响,小镇内的生活很丰富。

转过一个个小巷和石桥,穿行过大半个小镇后,洛兰希尔驾着舟停在一处青石台阶旁,走下小船,抬头所见,不远处有个一处书塾,院子里传来郎朗的诗书朗诵声,应该有着不少孩子在里面学习。

看了下稍微放晴的天空,洛兰希尔收起伞,沿着台阶向上,来到那处书塾前,上面有着一块沉木牌匾,写着‘石轩书院’,字体圆润,并不张扬。

不过,洛兰希尔这次来并不是拜访书院的,她看着那处牌匾,确认了下后,便沿着书院所在的巷子继续往前,里面有着另一处人家,院子里种着高大的梧桐树,其中的枝叶都伸出院子外了。

来到这处院落的门前,洛兰希尔上前,拉起门上的铁环敲了敲,一会后,就有脚步传来。

退后一步,洛兰希尔耐心等待。

不久,伴随着门牙吱呀的推开,一位青衣的小厮打开门。

“是这位姑娘在敲门吗?”

“是的,我想拜访下贵门。”

“哦,姑娘可有请帖。”

“请帖吗……”洛兰希尔想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了过去。

“还请姑娘稍等。”这位小厮接过去,然后关上门,听那脚步声,应该是去找能主事的人去了。

等待的这会,洛兰希尔就安静的站在门前,这时一旁的书院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一些小孩子在院子里嬉闹,不时传来欢笑和追逐的声音,有如春年的小鸟,叽叽喳喳不停。

“哈哈,换我了,你们不要跑。”

“呆瓜,我就跑,呀呀呀~”

“坏,你们这是耍赖。”

“我不管,反正我赢了。”

之后又是一阵嚷嚷的声音,其中偶尔还夹杂几声哭泣和笑声。

就在洛兰希尔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时,身后的门扉呀呀推开了,一位身着白衫的男子推门出来。

“这位小姐请进。”

之后他引着洛兰希尔穿行在这处满是小桥流水,还有假山凉亭的园子里,直到一处荷花池边才停下。

“师兄在那里等待葭兰小姐。”

洛兰希尔抬头看去,三位穿着同样白衫的男女正在湖心亭等待自己。

走进这处亭子后,几人先是拱手行礼,然后开口:“请问葭兰小姐可就是前段时间在南封洲让雁行门退去的那位巫女。”

“是我。”少女点点头,这点如今也不用否认,倒是能方便此行,不然无名无姓之人拜访,总是很麻烦。

听到这位少女承认后,几人先是惊讶,然后才慢慢接受这个现实。

“还请葭兰小姐坐,请问这次拜访,可是有什么事吗?”

“我听闻这里是白露七轩坊的驻地,所以来此,想同贵派打听一些旧事。”

“葭兰小姐但问无妨。”

“嗯……”洛兰希尔稍微停顿了下,虽然有点唐突,但她还是问了出来。

“不知贵派可知白凤大人,鸿鹄的下落。”

几人听到后,神情并不惊讶,这样的问题似乎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确实,最近有不少故旧朋友前来打探,询问我们是否知道鸿鹄大人的下落。”为首的那位真传弟子开口。

“很抱歉,即便是我们,如今也不知道鸿鹄大人的下落。”

“最后一次鸿鹄大人到访,已经是六百年前的往事了。”

作为白凤鸿鹄的嫡传,白露七轩坊确实能知道更多关于鸿鹄的消息,但也仅仅是知道一些罢了,如今他们也数百年没有鸿鹄的踪迹消息了。

那位殿下,可能如今依然在沉睡,也有可能在很多年就消逝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这样啊。”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少女还是失望的叹了口气。

几人看到她失落的模样,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这样场面,他们也见过不少了。在赤凤多年不再现身后,已经有人开始探寻可能的替代方法,而鸿鹄就也是最有可能的选择。

五凤之中,其他三位都已经明确死去,不可能复生,而鸿鹄虽然多年没有消息,但也有着微弱可能,依然活在世上。

接下来,几人又交谈了几句,然后这几位真传弟子挽留洛兰希尔今晚在府上用宴。

“掌门师兄稍晚一点就会回来,他知道和了解的东西更多一些,还请葭兰小姐不用着急离开。”一位腰佩白玉青剑的女弟子挽留。

“就麻烦各位了。”见此,洛兰希尔也不好直接告辞。

几人继续在湖心亭小坐,偶尔还有人送来水果和点心,以及茶水,就这样时间慢慢转到晚上,一轮明月升起,透过树梢映照在湖面上。

“姜师兄到了。”一阵脚步从月色下的庭院小径中传来。

不久,一位身着皓白衣衫的英俊男子走来,他腰间按着一把玉石长剑,身侧还有一位面带轻纱的女子,这位女子眉心有着一轮小小的银色月牙,很是美丽。

“贵客来访,有失远迎,失敬失敬。”这姜师兄已到场,就远远的向洛兰希尔拱手打招呼。

“府中的酒宴已摆好,还请葭兰小姐随我等同去。”之后几人一同走出亭子,想着一处灯火辉明的阁楼走去。

顺着木梯来到二楼,众人相互坐下,这时众人才相互介绍起来,原来这位姜师兄就是如今的白露七轩坊掌座。

“姜载夙,见过葭兰小姐。”他简单说完,然后就为众人介绍其身旁的这位女子。

“晏明诗,明月珰心宫邀月宫宫主。”

明月珰心宫派内分为三支,分别是邀月宫,玉珰宫,明心宫,三宫的宫主往往也是掌座继承人。

“今日凑巧在七轩坊做客,不想听闻葭兰小姐到访。”她眨了下眼睛,说出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作为同出一脉的两派,关系历来不错,彼此也是时常往来做客。

白露七轩坊的真正的山门在一处洞天秘境中,据说那里满是荷叶湖泊,水面上有着一处处白玉搭建的宫阁楼宇,众多弟子和门人生活其中,而如今众人所处的府邸,其实是派系对外接待和处理杂事的地方。

几人介绍完毕后坐下,一位位白衣的侍女就端上早已准备的玉盘珍馐,各种精致的菜肴呈现在洛兰希尔面前。

“葭兰小姐是出自浴炎红鳐门吗?”那日洛兰希尔身化火凤,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来自炎鳐洲的上门。

“并不是。”少女摇摇头,这样的回答,让对面几位惊讶无比,相互看了好几眼。

“这……真是令人称奇,我曾拜访过浴炎红鳐门,怕是门中最为优秀的弟子,都不一定有葭兰小姐这般惊人。”

谈话间,几人对这位少女的来历又变得好奇起来。

“那葭兰小姐是从何处学到这样的修行法门的呢。”上门存续数百上千年,难免有遗落在外的修行法门。

这个,怎么解释好呢,总不能说因为看了一眼,就会了吧,洛兰希尔略感苦恼。

“这个,我最近刚从西方大陆回来,不太清楚如今的情况,或许我的法门和那浴炎红鳐门确实很像吧。”这点倒也不假,她修习的法门已经是系统完善修改过的,和浴炎红鳐门并不完全一致。

“原来如此。”几人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也许是看出这位少女不想说吧。

“我们七轩坞内,巫女祝祭众多,在王朝内的职责和浴炎红鳐门相似,彼此间也时常关注,所以难免会有好奇。”

几人又聊了下上门中几家主修祭龙一脉的情况,然后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如今的龙脉紊乱问题上。

“葭兰小姐来打听鸿鹄大人的下落,想必也是知道一些情况了吧。”姜载夙开口。

洛兰希尔点点头,表示认可。

“我派内不少巫女祝祭,所以比其他派系更了解如今龙脉的情况。”

“虽然不确定赤凤大人的情况,但很明显,如今龙脉已经逐渐脱离控制了。”他为之叹息一声。

“在以往,有赤凤大人坐镇洛京,天下龙脉安稳无比,维护起来也很是轻松,但自从天地异变,龙脉就一点点偏离了曾经定好的轨迹和方向。”

“起初,我们还能让巫女和祝祭们依靠仪式来调整稳定,但随着情况的愈演愈烈,现在已经快绷到最后一弦。”他缓缓的说着,宴席中的气氛也逐渐沉重起来。

“那日门下师弟来汇报雁行门在南封洲的行为,我虽没和诸玄一交流,但也隐隐明白他的想法。”

“雁行门准备在王朝还没崩溃的时候,尽力圈占更多地方,如果可能,他们或许会在天下大乱后,斩断龙脉主流,让各地龙脉节节寸断,以方便控制。”他说着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向一旁的窗边。

“王朝建立时,赤凤与众仙定盟,天下龙脉支流汇于一统,这样整个神州大地就浑然一体,能平衡各地风水气候,不使北方寒霜鸟绝,也使得炎火之地平息,适宜生存。”

“各家上门的洞天福地,以及一些奇门小派的桃源洞天,也连接在这龙脉上,平日里可分得汇入的天地元力辅助修炼,危急时刻也能用来调和当地的气候,避免大旱和大寒。”

“但如今龙脉已乱,不仅不能让各地派系的洞天秘境受益,还时刻得防止来自龙脉紊乱对洞天的干涉破坏。”

“一些原有的稳定支柱正在倒塌,如今百姓们之所以感受不深,是因为各地上门积蓄深厚还能支撑,尚能勉强控制各地的风水气候。”

“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不了多久了,不少派系已经觉察到什么,开始暗中筹划了。”他摇摇头。

“那如果斩断各地的龙脉,会有什么影响?”洛兰希尔问。

“一开始的时候,肯定会发生各种天灾地祸,但之后如果有巫祝或者异兽相助,就能大致稳定下来。”

“但是,这仅仅适合原本气候都还不错的地方。”

“其他一些地方,比如北府山外的十一洲,用不了几年就会被寒雪所淹没,不再适合生存。火涸之国的六洲,如炎鳐洲,回禄洲等,又会变得炎热无比,火山喷发,烟雾弥空。”

lingdiankanshu.com

“王朝所设的一百三十六洲,就会再度恢复到五凤时代的七十九洲,其他气候恶劣地方,不再有人居住,时间久了,又会有妖兽魔兽滋生,逐渐四处为祸。”

“如今南部有二十二洲,但事实上,在很久远的过去,只有十七洲,例如东壶洲在古时,就是近海的一处礁石小岛,经常被巨浪淹没。”

原来这么严重吗,洛兰希尔心中默念。

在场内安静小会后,那位明月珰心宫的宫主询问,那对浅紫的眼眸中透着好奇。

“葭兰小姐可有加入派系?”

“有的,不过现在我不方便直说。”洛兰希尔摇摇头。

“这样啊。”她稍微停顿,然后从衣袖中取出一块白玉的月型玉佩。

“这是我们明月珰心宫的信物,葭兰小姐以后可以拿着玉佩前往风波海激活催动,到时会有骑着飞鸟的我派弟子来接应。”

“这……那就谢谢明诗师姐了。”洛兰希尔点点头。

“既然葭兰小姐有自己所在的派系,那就早做准备吧。”

“如今还仅仅是上门中几家知道情况危在旦夕了,很多中小派系只是觉得不对劲,但还不知道已经到什么程度了。”

“早做准备吧,如果我们预估的不假,很快就要内乱了。”

“内乱?”少女讶然,虽然龙脉的问题严重,但为什么不是联合起来想办法,而是叛乱。

“王朝的建立可不是一帆风顺呢,很多问题在失去掩盖后,会再次爆发出来。”晏明诗感慨的说。

“昔年的五凤各国,真的心甘情愿融为一体吗。”

“这里面有太多陈年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