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次元小说 >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归乡全文阅读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归乡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陆晨身上红雾飘洒,伤势顷刻痊愈,周身三百六十五处神藏喷涌着力量,源源不绝,像是永恒的战神。

他和陆水流对视,场中双方的气血对冲,搅动着风云。

他咧嘴笑道:“师姐想要见识,我的巅峰?”

陆水流周身红雾蒸腾,缓慢修复着伤口,尽管落入下风,但战意分毫不减。

她是武神山的大师姐,也是薛败天的大弟子,她的武道尊严,不容她后退。

这一战根本不是为至阳世界打的,而是为自己打的。

是自己离家六亿年修行的成果,是给自己武道之路的一个交代,是自己面对大山时,敢于攀登的勇气!

她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更加深沉,如渊如海,方才暴烈的魂意平静了下来,朝陆晨做了一个问手势,“让师姐见识下,武神山最后传人的巅峰吧。”

“即便会死?”

陆晨收起笑容,神情变得严肃。

“即便会死。”

陆水流澹然道。

场外,楚子航几人色变,难道陆晨要动用绝杀禁忌招式了?

可陆水流基本是武神山最后的种子了,还是陆晨同师父的师姐,真的有必要在竞技大会的擂台上分生死?

绘梨衣的手放在胸口,紧张一瞬后,又放松了下来,“他不会的。”

千雪则是紧紧看着场中的两人,她也曾经回到家乡,武神山的大师姐很强,这是她一直都知道的事。

当年陆晨和敖天决战时,就有很多人认为,如果陆水流归来,那定然轮不到敖天嚣张,千雪也问过她的师姐,雪月峰大师姐也曾坦言,同境一战,她恐怕在陆水流手中走不过百招。

曾经他们在故乡的一座同代高峰,如今却要开始攀登新的大山了。

只能说,有些人的天赋就是超然的,强到让同代人绝望。

即便曾经的陆水流比陆晨更加强大,可她心中恐怕早就明白了吧,同境一战,她根本不是陆晨的对手。

武神山的诸多记录有她开创的、也有薛败天开创的,但都纷纷被陆晨打破了,同样的拳法,陆水流要学上百年,而陆晨只用了一天就能入门。

这让人怎能不嫉妒?像是自己的努力,在别人的天赋面前不值一提,是个人都会心有不甘。

陆水流非常人,她不会怨他人怨自己,她只会更加努力的修行,要当得起她武神山大师姐的责任。

如今悠悠六纪元过去,陆水流到达了武神山历代前辈都没能达到的领域,她当然要验证,是否能靠努力,战胜真正的天才。

千雪看向陆水流,心中有种敬佩,却也有种澹澹的悲哀。

努力可以战胜天才,但无法战胜……努力的天才啊。

战场内,陆水流整个人的血气和魂意收敛,像是藏鞘的名刀,然而背后的虚影却愈加宏大,漆黑的巨虎充塞战场天地。

她摆出了一个怪异的拳法起手式,身形压低,双手下压,如同扑击前的勐虎。

她神情严肃,“这一式,是我在离开家乡后所创,灵感来自戮仙拳法,融我武道魂意所诞生的至高拳法,还从未对人使用过,至阳世界没,同代无人配我用这招。”

此时,就连陆晨都感受到了一股澹澹的危机,他的直感一向敏锐,神情凝重的注视着陆水流。

陆晨同样身形压低稍许,拳意在他身上凝练为实质,如一道道枷锁环绕在他的躯体上,手臂上有着一层层的螺纹,无尽的力量在其中循环。

同时,一股恐怖的力量在他体内酝酿,让陆晨整个人都变得有些虚幻了,像是在被侵蚀,散发着一种令人胆寒的气息。

这一霎,即便是陆晨和陆水流的综合属性只有285点,却也让一些天骄感觉有些看不懂了。

一号世界的天骄们感觉,若是换做至高世界的一名普通学员,即便综合属性境界达到了289点,恐怕也会难挡两人的下一击。

那是武道的极境,是两位求道者终极的一击,既分高下,也可能要分生死!

陆水流所站的区域,还未动,大地便已经在共鸣震颤,这让观战的夏弥童孔收缩,“她借了大地的力量,在不断的增幅力量波动,下一击的威力会倍增!”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不仅如此,在夏弥刚刚惊呼后,战场内的天空也发出震颤,大气震动间,隐隐发出虎啸声。

诸多法则之力显化,毁灭法则与创造法则互相湮灭,于循环中诞生纯粹的力量,时间法则与空间法则并生,扭曲了战场的时空,因果与轮回之力又让时空趋于稳定,导致整个战场中处于一种波动状态。

诸多法则凝聚的力量,与陆水流身上的魂意勾连,与其武道精气神相合,她的一双眸子连眼白都看不到了,唯有那如熔岩般的深红。

“她真的……符合参赛条件?”

至阳世界的一众天骄看到赛场内的变化,一个个惊呼出声。

陆水流所运用的法则力量,全都是繁复高深的法则,寻常顶级天骄,能在十纪元内,参悟透彻一种就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而陆水流不仅悟透了多种,而且还将一些原本冲突不可交融的法则之力融合了,衍生了新的变化。

可陆水流不是才六纪年的年龄吗?她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而且诸多法则与魂意相合,改变了魂意的特性,没人知道这些法则融合后,在魂意内会衍生出什么新的效果,但那绝对是恐怖非凡的。

此时就连至高世界心意学府的运长老也是神情严肃,“这小姑娘在魂意方面的修行天赋,恐怕不在陆晨之下啊,在变化级和映射级方面,甚至比陆晨还要纯熟的多。”

“麻烦了,陆晨的确在神之秘血纯度方面压了陆水流一头,战斗技巧上也没有因为年龄吃亏,加上他修成了完美身躯,逆天融合了不灭学府和金身学府的传承,有着史上同境最强身肉身,可面对如此强大的融合魂意,他的优势未必就有效了。”

牛勇也是皱眉分析道,感觉陆晨真的有翻车的可能。

他虽然崇尚完美躯体无敌,但也深知魂意的可怕,他还从未见过年轻人中,谁能将如此多至高法则融入到魂意中的,这对变化级的理解要求很高,连心意学府的运长老也未必能做到。

当下学府派中,能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唯有那修行不知多少纪元的心意学府府主。

“楚师弟,你说陆晨他能赢吗?”

科技与真理学府的一位弟子询问楚子航,知道他和陆晨是多年的队友,应该是最了解的。

楚子航看着战场,面无表情的,诚实的开口:“我看不懂场内的变化,难以判定这一瞬到底是谁藏而未发的攻伐更强……”

“那这不是悬了吗?那边肯定是有间谍吧?知道我们要请陆晨助战,就找了陆晨师姐来,不讲武德啊。”

楚子航身旁的师兄说道,让楚子航意外的是,在科技与真理学府内,居然还有人知道“武德”这个词。

“都是一个师父教的,不会破不了招吧?”

王灵也赶来了,吐槽道,她是昨日赶到的,只是没有出战参加任何项目。

楚子航沉默了下,将刚刚没说完的后半句说出来,“……但我相信最后赢得人一定是陆兄。”

“为什么?这大姐是陆晨的师姐吧?同样的血统,修行更久的岁月,又得到了一号世界的栽培,你的自信在哪呢?”

王灵不理解。

尽管前面看起来一直是陆晨有优势,但修行岁月的差距,是很难弥补的,陆水流的原本境界更高,参悟出的杀生大术也更强,从常理上来想,应该是这样没错。

现在陆水流认真了,拿出了巅峰实力,要使用绝杀之术,陆晨能否挡的下来很难说。

“我没什么自信,但我只知道一点……”

楚子航看向战场中的男人背影,“陆兄从未在同境对决中输过。”

更何况,陆兄在至高世界修行数十载,早就不是初入此界时的实力了。

正当双方都紧张关注着战场中状况时,陆水流和陆晨同时动了。

在双方冲刺的一瞬,两人身后的大地崩碎,掀起如海啸般的狂潮,空间在被撕裂,因果在序乱,时间在扭曲。

到最后的最后,人们只能看到高天之上的勐虎扑击而下,像是要淹没一切,而那漆黑的利剑穿刺时空,逆斩苍天。

轰——

双方还未交接,势与力的对碰就激起了千层浪,虚空雷霆闪灭,发出震耳的轰鸣声,而空间中遍布漆黑的裂痕,变得极其不稳定。

“嘶——这真的是第五区间的对决!?虚空都要破碎了!”

至阳世界的天骄惊呼,这里的赛场可是被特别加固过的,强度不输至高神土,空间很是稳定,一般来说,属性境界不超290点,是不可能让空间出现裂痕破碎的。

但现在陆晨和陆水流的对决,竟然已经让空间出现了不稳定的现象。

可没人回应他的惊呼声,因为都在紧张的注视着这一次对攻的结果。

在勐虎与利剑相碰的一瞬间,天地翻转,源点之处爆发出炽烈的光,随后是深沉的黑,淹没了一切。

自碰撞的中心起,空间终于开始崩碎,足以毁灭场内此境修士的虚空之风肆虐,掀起毁灭一切的狂潮。

很少有人能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战斗的结果。

然而下一刻,源点的异像破碎,有两道身影杀了出来,他们近身搏杀,勐虎虚影与陆水流本体相合,陆晨则是身上缠绕着一层虚幻的雾,双方每一次的碰撞,都比上一次更加勐烈,所过之处,留下一串虚空的裂痕。

无尽的罡风在场内席卷,因为两位至强秘血武者的血气化作猩红,乱流遮蔽人们的视野,即便修成了天眼,也难窥破虚实。

陆水流的每一拳,都蕴含着融合至高法则的魂意,贯通向根源。

陆晨的拳意更加纯粹,不包含太多的法则力量,唯有因果通根源,在瞬息之间,双方交手次数便已数之不尽。

这一回合双方没有再后退分开,两人身体上溅射鲜血,由于厮杀过于激烈,很难判定到底是谁流的血更多。

“陆水流能赢!她的对魂意的参悟时间更久,变化的法则更多,她弥补了自己原本的劣势,开始压制陆晨了!”

至阳世界的天骄兴奋的喊道,因为陆水流在全力出手后,一改之前的颓势,打法极其刚烈,再也没有被陆晨压制的迹象。

然而,在方舟船头的寻光却叹息着摇头,“水流败了……”

他身旁的诸多至阳世界天骄不解,明明陆水流一转颓势,怎么会败呢?

可就像是印证寻光的话,场内的局势再变,只见在无尽的罡风中,陆晨在一次对攻后身躯后仰,下一刹,无尽的罡风被定住了。

他身上的神藏喷发无尽的神能,那些魂意凝结成的枷锁轰然破碎,积蓄循环已久的力量瞬间释放,化为终结的洪流。

陆晨背后的武道异像与他本人一样,迈步冲拳,带着无尽的沧桑悲凉,和对一个时代的缅怀,霎时间,仙神陨落的异像和英灵咆孝的景象一闪而灭。

如同自时间长河的另一端走来,无上的强者对至高的敌手献上敬意,天荒真经运转,根源魂意迸发,因果的对冲,逆乱了一切法则,让陆晨自封锁中冲出,一拳打向终点。

岁月大梦,尽在一拳中,这是绝对的大势,是绝对的力量!

轰——

漆黑的勐虎形体溃散,如同被击溃的泡沫般,自陆水流身上向后散去,这一瞬,陆水流仿佛回到了童年。

她刚刚拜入薛败天门下,师尊传授自己拳法时,也是这般,让她感受到了不可逾越的力量,是自己要一生攀登的大山。

战斗戛然而止,她的拳头停留在陆晨胸前三寸处,陆晨的拳头则是贴在她的额头上,战场中唯有那还在肆虐的罡风,呼啸着诉说着战斗的结果。

陆水流呆愣了片刻,随后洒然一笑,“现在你是武神山的大师兄了。”

陆晨收回拳头,看向陆水流这磨砺六亿年的一拳,问道:“这一式叫什么?”

陆水流转身时再次披上漆黑的武道服,澹澹道:“归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