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言情小说 > 穿成极品老太太后,我成了全村的顶梁柱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说三郎的婚事,论儿孙的前程全文阅读

第六百三十九章 说三郎的婚事,论儿孙的前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苏三郎的书信摆在桌子上,陈瑜没急着拆开看。

一来,林君颜刚到家,自己想看看林君颜和玉暖相处的怎么样,再者就是自己没想明白怎么把这件事办的漂亮。

京城是要去一趟的,但是得准备充足,寻个媒人,毕竟无媒不成婚,再者林家内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自己并不是很了解。

其实,若是苏家的姑娘遇到这样的事情,断然不会流落在外,再不济也得接回家来再做打算,事实上林君颜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身为长姐的林君若在跑前跑后,如今是这样,当初也是这样,再者林君颜回京后一段日子再相见,明显的感觉日子过的是痛快的,也就是说在林家是不痛快的。

若是正儿八经去提亲到也无妨,成就是姻缘,不成也无所谓,可孩子都生了,这事儿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郑月娥端着参汤进来:“您这又折腾了一遭,累了吧?”

“是累了,月娥想不想去京城看看?”陈瑜看到郑月娥,又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苏家的孩子们都开始要议亲了,如今的苏家不管是男婚还是女嫁都是大事,带着月娥去京城走一遭是必须的。

郑月娥坐在旁边:“刚才春花还说呢,惦记着四郎在那边过的行不行,想要早些回去。”

“秀英和玉玲也都是要回去过日子了,一晃都过去大半年了。”陈瑜揉了揉额角:“娘还没想明白,怎么办三郎的婚事。”

郑月娥是也琢磨这事儿好几天了:“娘,婚事在京城办比较好。”

陈瑜微微挑眉:“说来听听。”

“三郎得在那边,林府也在那边,就是以后成婚了,君颜也得跟三郎在京城那边,所以这婚事在京城比较好。”郑月娥说。

陈瑜叹了口气:“让君颜回去娘家待嫁,两个孩子怎么办?”

“咱们家这么多人照顾过来,这事儿是瞒不住的,但咱们苏家对孩子的态度,对婚事的态度,足够堵住那些人的嘴就行。”郑月娥说:“虽说是在京城办婚事,可咱们全家都过去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陈瑜缓缓点头:“成,看来咱们家得举家上京了。”

“咱们又不是住在那边不回来了,三弟的婚事是大事,关乎咱们苏家在京中的名声,再者君颜的脾气秉性可都不弱,往后京城那边一准会无忧。”郑月娥笑着说:“您不愿意去京城常住,我也不愿意去,咱们娘俩看家呗。”

陈瑜笑出声来:“你倒是把我看的透透的了,行,先不着急,咱们家里操办聘礼,都准备好了先一步运去京城,等君颜在这边缓一缓,娘还得跟君颜商量妥当。”

“行,聘礼这事儿交给月娥。”郑月娥把这事儿直接揽过来,说了无数次心疼婆母,可心疼也没辙,一件件的事扑上来,自己还真不敢直接张罗,特别这涉及到了三郎的婚事,自己是真替不了婆母。

陈瑜拍了拍郑月娥的手臂:“不用太出挑,三郎之后是咱们谦修了,再往后的婚事都得考虑进来,咱们家娶媳妇儿的标准就从三郎这里开始,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成,月娥记住了。”郑月娥笑着说。

姑娘们的婚事都不怕厚重,因为嫁出去的姑娘要过婆家的日子,不厚重怕日子鞭长莫及顾不上,至于谦修他们的婚事,那就如婆母说的这般,不能太出挑。

轻声细语的说了苏玉暖做的诸多准备,陈瑜心里非常熨帖,孩子懂事很重要,对林君颜来说,她是要进门的媳妇儿,苏玉暖是家里的姑娘,所以玉暖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往后她们相处的好坏。

想通透了,陈瑜才打开了苏三郎写给自己的书信,并且让汪婆子把书信送到林君颜手里,顺便请三小姐过来一趟。

汪婆子去的快,回来的也快,苏玉暖过来抱住了奶奶的手臂:“奶奶。”

“好孩子,你二伯娘都跟我说了。”陈瑜拉着苏玉暖的手笑着问:“看到你爹爹写信给君颜,你心里可有点儿不舒坦?”

苏玉暖笑着点了点头:“有那么一点点儿,不过玉暖更多的是开心,奶奶,我和三哥都长大了,不能陪在爹爹跟前,他能遇到良缘,日子过的好,我就开心。”

“嗯,奶奶给你看看你爹写给你的信吧。”陈瑜把书信拿出来递给苏玉暖:“这封信也是给奶奶的,所以奶奶看了一些,写给玉暖的,奶奶可没看哦。”

苏玉暖拿着书信,欣喜若狂,贴在陈瑜的身边坐下来,一字一句的看着爹爹的书信。

陈瑜看着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这孩子一点儿都没有跟自己撒谎的心思,这份赤城可珍贵的很呐!

信里,苏三郎跟玉暖讲了前因后果,说了往后日子的安排,也提到了身为父亲,他非但要把这些事情摆在桌面上跟女儿说,也同时写信给竹隐了,身为父亲不会厚此薄彼,更不会冷落了兄妹二人。

轻轻的把书信折起来,苏玉暖靠在陈瑜的手臂上,久久无声。

“怎么了?”陈瑜问。

苏玉暖轻声说:“爹爹不容易,这种事情何须跟我和三哥如此解释,其实一家人若是心在一处,自是盼着他过得好的,手没人为他操持内宅之事,我们都心疼的很。”

“觉得你爹爹有些卑微了吗?”陈瑜顺着苏玉暖的背:“玉暖呐,这不是卑微,这是疼爱,是一个家安稳的基础,他心里有不说出来有什么用?一家人在一起反倒是都摆在明面上说出来才能少了误会,往后君颜能带你们视如己出,你们能尊重孝顺她,那才是你爹爹的福分,他们两个都不容易,你和竹隐,阿遂和阿意也不容易,但万事开头难,只要这会儿你们都开开心心的彼此接纳了,往后日子就不愁。”

苏玉暖点头。

陈瑜又说:“竹隐入仕的苗子,多历练几年就得踏实下来读书了,你啊,亲事不能着急,年后跟着你二哥他们出去见见世面,真要说兄弟姊妹和睦的话,你的姑母们和家里相处的模样,能是你们这一辈姑娘们和家里相处的模样,就好。”

“会的!”苏玉暖蹭了蹭陈瑜的手臂:“奶奶放心,一定会的!”

陈瑜点头:“奶奶信,你们一个个啊,聪明也懂事,这是咱们家的福分,回头好好想一想,要不要去京城常住,这事儿不着急定下来,奶奶到什么时候都能听玉暖仔仔细细的说打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