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仙子,请听我解释 > 第372章 特性全文阅读

第372章 特性

第372章 特性

比起前两次那骨髓的般的痛疼,识海吞噬的过程更多却是绵延不绝的晕眩与恶心。

疼痛会影响神智,但疼痛感同样也可以使人清醒,让许元他能够有足够掌控力来操纵引导体内的源炁。

而晕眩与恶心却是完全使得许元他的意识状态一直是模湖的,稍不注意便会分神。

注意力难以集中,这是一个极其糟糕的消息。

修者体内的一切都是精密至极,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偏差,更别提在识海之中吞噬他人意魂这种危险的事情。

不过除了这个坏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

这次的意魂秘法它会自己转。

他需要做的,其实就只有两件事。

第一,维持住自己心神稳定,观测识海之中秘法的自动运转有没有发生偏差,若有,就立刻引导纠正。

第二,将识海之中融合了衍天神魂的意魂以各种手段消耗掉,避免其直接将他的识海撑炸。

这也使得消化衍天神魂的过程比许元他想象中的要容易很多。

当然,

此间容易,是相较于先前获取先天道体和灵视的艰难。

天衍的衍天神魂随着意魂秘法的吞噬不断的冲击着许元的识海内壁。

若非先天道体的硬件设施实属优异,识海内壁坚韧异常,可能现在他许元已然因为识海破裂而变成傻子了。

但即便是以先天道体识海的坚韧,在此等冲击之下,识海内壁之上也依旧出现了一些裂纹。

哦不,说裂纹有些太过于具象化,毕竟修者的识海并不像丹田一样,是一个具象化的器官。

有些类似于一片虚无领域,贮藏于大脑之中。

而在这一片虚无领域之中,一些细碎的颗粒小点逐渐在边缘浮现。

中心纯黑,周边呈灰色,密密麻麻连成一片,丝丝缕缕的意魂残渣正从中不断地向外渗透。

而此番变故在外界的呈现,便是许元意识之中逐渐产生了一些幻觉。

有前世的纸醉金迷,有今生的风流浪荡。

前一秒他还身处现代化的大都市,身边身着各色现代短裙火辣至极的小姐姐不断扭动着身姿,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

而下一秒他便又进入了古色古香的勾栏之中,轻拢慢挑清幽琴弦勾人心魄。

神智动荡一瞬,一声略显清丽的利喝便响起在他的耳旁。

“静心。”

这声音响起的一瞬,许元不断浮现的幻象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破灭了,周围的一切回到了天衍那破了个大洞的厢房之中。

是天衍的天字真言。

而感知到这一点之后,许元连忙收敛心神。

因为他发现原本自行运转的意魂秘法,因为识海的破裂带来的漏洞而开始变形了。

他需要及时纠正这一点。

忍耐那像令人自绝的晕眩恶心,许元强行引导着走样的意魂回归到正确路径之后,心中忽然多了一丝明悟。

方才的经历忽然让他明白了此方世界幻术这种东西的运转方式。

幻术施展的底层逻辑并非是影响修者意魂,而是大脑。

只不过修者身体的斥异性会让意魂下意识的去反抗幻觉术法的入侵,最终就变成了意魂秘法之间的较量。

而魅神樱树之所以能够无视修为,无视体质直接将他拖入幻境,大概率便是因为它能够直接穿透意魂的防护。

明白了这一层机理之后,许元脑中忽然升起了很多关于魅神道蕴的运用方式。

不过现在的危机还未结束,他也便暂时压下了这抹心绪。

到现在为止都还仅仅只是一介开胃小菜,许元他能感知到识海之中被研磨成细砂的衍天神魂仅仅只消化了三分之一。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厢房之内众人摒气凝神之时,娄姬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虽然她的意魂无法深入许元的识海,但以她见识仅仅只是许元流露出来的气息,便已然能够推测出如今他在经历些什么。

一缕缕的烦躁开始在她的心间涌动。

意志这东西对于修者确实很重要,但物质上的东西是不会因为你强大的意志力而改变。

就比如许元现在逐渐破裂的识海。

这监天阁圣女方才的施展术法其实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拖延之计,“静心”二字并未修补住许元识海内壁破裂的间隙,只是单纯的护住了他的大脑使他不受幻境影响。

而此刻,“静心”二字带来的防护已然开始褪去。

沉默之间,娄姬瞥着天衍:

“圣女,方才的招式可否再施展一次?”

天衍盯着床榻上半裸的男子,清丽的眉头微微蹙起,声线依旧没有情绪:

“方才施展是因长天的识海内壁的裂隙不大,如今若再次施展,大概率会雪上加霜,用于护住他大脑的魂力会沿着这些裂隙反向渗透入他的识海。”

娄姬那双紫晶之童中瞬间阴晴不定: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只能等?再这么下去,你觉得长天撑得住?”

“.”天衍没有回话。

“可以用药。”

沉默之中,洛熙然忽然插嘴。

娄姬立刻回过眼眸,眼带质询。

衍天诀作为监天阁的最高机密,她在过去仅仅只是听过其的名字。

一切信息只能来源只有这位圣女,以及长天这位存活万年的义妹。

而现在,

她们中一个说不能用药,另一个又说可以用药。

洛熙然视线扫视着床上的许元,婉然的声音带着严肃:

“本座并非是指破境之药,而是温养修复识海的药物,比如血灵转身丹一类的药石。”

天衍闻言湛金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异样,接话道:

“此类丹药倒是可以帮助长天对于我衍天神魂的吞噬。”

“血灵转身丹?”娄姬语带一抹复杂。

洛熙然听到对方声音,略显奇怪的问道:

“对,怎么?以七生蟒眉心的蛇心莲炼制而成至宝丹药,这丹药失传了?”

“.”娄姬紧咬着牙,没有回话。

当初许长歌那小子诛杀了古渊蛇族的大公主姬清月自然是带回了一株蛇心莲,相府的首席炼丹师也将其转化为了一枚丹药。

而且,

那枚丹药就在她的须弥戒内。

但问题是

相府高层之中无人需要血灵转身丹,自然就不会以那等可遇而不可求的蛇心莲去炼制。

比起血灵转身丹,有破境之效的金麟丹无疑能将效用发挥到最大化。

娄姬的意魂在须弥戒中锁定了那枚金麟丹,略微攥紧了手心。

天衍在这时,忽然说道:

“相府曾诛杀了一头七生蟒,但想来他们是将其用做炼制金麟丹了。”

娄姬阴冷的视线立刻扫向出言的少女:

“你若有心情讽刺本座不如想想如何解决长天的症状。”

天衍摇了摇头,声音清冷:

“娄总长,你似乎忘记当初被杀的七生蟒并不仅仅只有一头。”

“.”

娄姬闻言一愣。

关心则乱,这等事情,她居然需要天衍来提醒。

沉默数息,娄姬抬起白皙纤长的玉指揉了揉眉心,语气中的阴冷消散,带着些许调侃:

“圣女,你若能长久维持如今这种状态,李清焰那丫头应当欺负不了你。”

天衍带着些许神性的金童只是瞥了娄姬一眼:

“你若有这时间调侃,不如想想如何将那蛇心莲转化为对许元有用的东西。”

血灵融身丹的炼制手段何其繁琐,根本来不及。

以如今的局势,大概率只能进行简单的处理后,便直接服用。

此番道理,除了对丹药与衍天诀全都一窍不通的白慕曦以外,在场的其余三女皆是明白。

洛熙然在这时忽然开口道:

“本座对于炼丹之道略懂一二,但此地似乎并无炼丹器材。”

“无妨,本座修炼的妖火可以进行简单的提炼。”

说着,娄姬哼笑一声,望向许元:“长天,须弥戒借姐姐看看。”

“.”

许元缓缓地睁开了眼眸。

方才几女的对话他都听在了耳中。

轻叹一声,他平缓的声音轻轻响起:

“血灵融身丹,已经练了。”

“.”

此言一出,除了天衍依旧是那副神性的模样,包括娄姬都流露了一抹讶异。

在四女的注视下,许元平静的将一只玉瓶拿到手中。

其中一枚有着六道绚烂丹纹的血色丹药正静静的躺在半透明的瓶底。

娄姬看着那枚丹药,略显迟疑:

“长天.此物你是给洛道凡准备的?”

她说得很委婉。

血灵转身丹,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炼制。

夺舍老怪除外。

他们,需要这东西来解决身体存在的斥异症。

许元声音平澹的低声道:

“不,这是给我父亲他准备的。”

当初那老爹已经明牌告诉他,他余生只剩二十年。

为了继续在老爹这颗大树底下继续乘凉,他自然得给他续命。

修炼血元心陨诀的厄陨丹丹方失传,他拜托姜荷那老头去研究了,而另一种血灵融身丹能够炼制,材料齐全自然也就炼制完成备着。

听闻此言,娄姬眸中视线柔和了许多。

作为相国手下情报网络的一把手,她当然能够发现近些年来那位宰相下达的一些命令逐渐有些着急。

也因此,她能够推测出一些事情端倪。

但宰相不说,便代表着此事无解。

轻叹一声,娄姬低声道:

“这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了,长天你将其服下吧。”

许元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能服。”

娄姬看着他的眼神,唇间含笑:

“七生蟒又没绝种,日后有机会去宰上一只再炼制即可。”

许元苦笑一声,血色妖冶童孔散发着阵阵金茫,摇了摇头:

“我不是这个意思。

“若是服用了这东西,确实能够修复我现在识海出现的间隙,但同时这血灵转身丹融魂的特性,却是会加速我这意魂秘法的运转。”

娄姬闻言皱了皱眉:

“长天.你此言何意?”

许元五心朝天盘坐于床,语气沉稳平澹:

“虽然这丹药不会只是修复识海,不会影响意魂,但他会加速意魂秘法吞噬融合的节奏。

“姐,你应当清楚涉及意魂的秘法皆是精密至极,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说着,

他瞥了一旁的天衍一眼,低声道:

“简单来说,

“随着日后修炼,我会逐渐永久性的变成天衍现在这样,失去感情,获得神性。”

虽然还未彻底完成,但许元他已经能够感知到自己意识在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很微弱,微弱到细不可察。

但异鬼化的经历,已然让他对于这种改变自身认知的情况极为敏感。

不过好在这种衍天神魂的入侵同化,正在被他这自行运转的意魂秘法不断地拆解消磨。

这是一个平衡点。

一切外力皆会让这种平衡被打破。

娄姬闻言瞬间了然,抬手锤了锤眉心。

说实话,

一个不含感情,只有神性的相府太子,对于庞大的相府而言并不算是一件坏事。

毕竟,足够聪明的理智怪物是最适合成为领袖的不二之选。

但问题是监天阁的目的仅仅只有这样么?

失去感情,剩余神性,会不会在其中悄然植入一两个潜移默化的意识来左右长天的选择?

若是可以

“圣女.”

娄姬没有再继续想下去,语气平缓:“此事你能与本座解释一下么?”

因为许元病危的焦急褪去,她此刻已经变成了那冷酷杀伐的黑鳞毒妇。

天衍的眼眸之中带着些许不解,但如今神性压过感性的状态,让她很快得出了答桉:

“我如今的‘空无’之态是衍天诀的一门秘法,我并不知晓单独修炼衍天神魂会令人失去理智,这应当是我师尊她的一些谋划。”

娄姬尚未说话之时,

许元的传音便已然传来:

“姐,够了。

“不管监天阁主的谋划是什么,如今都已经破局了,剩余的,等我将天衍这些神魂消化再议。”

说罢,

许元便缓缓地闭上了眼眸。

随着识海之中衍天神魂不断的被消化吞噬,许元自己对于周遭环境的感知逐渐变得通透。

在吞噬融合的过程中,他的意魂已然逐渐有了衍天神魂的特性。

散布在空气中零散的源炁,纯净得肉眼可见。

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感知,他已然能够感知到身旁四女周身耀眼到能刺瞎他人的源炁团.

o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