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都市小说 > 冒牌女友是大明星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在暗示什么?全文阅读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在暗示什么?

自从那天参加节目过后,张志渡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了。

他没有再出去晃荡,只是一个人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那天的发挥,也想着那时候自己得到的评价。

但他怎么都没想明白。

明明是一次自己都觉得还不错的表演,也的确得到了几个业内人士的高度评价。

可为什么到了那小年轻点评的时候,自己就变成一文不值了呢,还有那家伙最后那高高在上给人指点迷津的语气,哪像是年轻人在面对着能够称之为叔叔的家伙,更像是老人在给后生仔在指点迷津。

可越指点,张志渡就越迷。

他五音不全但喜好唱歌,网络上,写着对方作品的也只有那几首歌曲,那类型的音乐根本就不是他的菜,还有那鬼哭狼嚎的歌声,张志渡实在欣赏不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年轻人能火,这样的作品也能算是资历,还能成为点评演技的资本。

就......

挺奇怪的。

“我觉得,一个人的火需要运气也需要实力和各方面的钻研,身为演员,琢磨角色当然是主要任务,可是你今天连主题都琢磨不好,虽然演得还算可以,但距离影帝还是有一大截的路要走,所以不好意思......”

对方的话还在他的脑袋回响,张志渡每每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对方那高高在上的面孔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像是嘲讽,不是田树对他的嘲讽,而是这世界无声的嘲讽。

嘲讽他已经四十多岁快五十了还是这样子,嘲讽他明明演得很好却还是被人那样点评,这日子是愈发草蛋,生草得就连平时老老实实的张志渡都想骂上一句娘。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手上还有个《狂飙》的戏,可那剧组都还要几个月之后还能进,这段时间他就是一个整天呆在房间里呆到发霉的无业游民,无聊到大晚上地到处找东西消遣时光,要不然总会胡思乱想。

这会,他在看《歌手》。

本以为唱歌阶段还没有那么快开始,他跑到客厅里泡泡面,那泡面的形状像极了田树的发型,张志渡越看越觉得这泡面恶心,他已经有点魔怔了。

这时,他突然听到了手机那边传来的歌声:

“依然记得从你口中说出再见坚决如铁,

昏暗中有种烈日灼身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划出一句离别,

爱情进入永夜......”

张志渡无声地笑了。

他突然觉得这歌词还挺应景的,不过那歌声里的那主角失去的是爱情,而他是对自己坚持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东西诞生了怀疑,他真的还记得田树的话,并非再见而是点评,那坚决的样子的确像是磨砺了千万遍的铁,当时的他也的确觉得烈日灼身,而那句话之后......

他的事业的确像是进入了永夜。

网上,《演员》官方节目组剪辑出来并发布的视频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张志渡成为了田树上升的台阶,那家伙的粉丝虽然没有哦魔怔到跑到他的社交账号下嘲笑,但在田树的账号下摇旗呐喊说这年轻人很棒......

同样是张志渡无法理解的。

这时歌声又来了,张志渡这时候看向了手机的屏幕,上一秒的路扬身上还有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可下一秒,屏幕里一片漆黑,是路扬在唱歌,可是没人知道他在哪个角落,像是唱给某个人听的歌:

“依然记得从你眼中滑落的泪伤心欲绝,

混乱中有种热泪烧伤的错觉,

黄昏的地平线割断幸福喜悦,

相爱已经幻灭。”

歌曲到此结束,台下的观众们都在鼓掌欢呼,张志渡认为路扬值得上这样的反应,他唱得的确很好,抛开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儿的话,张志渡可能还会想着试试唱下这首歌,但现在不行了。

他没有心情。

张志渡端着泡面坐在桌前,一边吃一边切换着直播间,《歌手》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当然很多,可还是有着换人时间太久的毛病,那会的人都喜欢跑去看看擦边又或者其他的节目,就跟电视上的广告时间大家换台似的。

这时,张志渡看到了顾清寒在直播。

“挺不错的,路扬的唱功有了明显的进步。”顾清寒在屏幕里说,“不过应该是换位思考的原因吧,不然以他的经历,应该唱不出刚才的那种味道的,我说了呀,我们就是看到了一个朋友遭到了类似的待遇,然后路扬就想到了这首歌,算得上是帮朋友发声吧.......大家觉得还不错的话,等下记得投票哦。”

顾清寒絮絮叨叨地跟着观众们聊来聊去,后面甚至开始解答起很多不痛不痒的问题,但张志渡并没有心情再去听,他的脑袋里像是有炸弹爆炸,升起一片蘑孤云,只留下满地的废墟。

“帮朋友的”、“类似的待遇”、“想到了这首歌”、“算是帮朋友发声”.......

太多太多的关键词了,以至于张志渡几乎是秒懂。

——顾清寒口中的朋友就是自己,所谓的类似待遇,那不就是自己在节目上被田树那年轻瞎点评。

只不过那帮朋友发声,张志渡目前还没看出来,因为歌曲又没有指名道姓,又没有提及其他的,而且从爱情这种事想到节目被人瞎点评......

只能说脑补者思路太过清奇。

但是,光从顾清寒和路扬的做法来看,张志渡已经足够感谢了,他出来演戏这些年,交到的朋友并不多,毕竟大多数人还是喜欢捧高咖位人臭脚的,而顾清寒和路扬这种......

在他心中绝对能算得上朋友。

这让张志渡好受了些。

他吃着泡面,继续打开了《歌手》直播间,总感觉生活又有了点色彩。

...

「教父这歌的确唱出真情实感了啊。」

「绝了,我本以为年轻一代的歌手,能在歌里唱出故事感和情感的没几个,教父原来的确能唱出来,只是没能那么让人感同身受罢了,但是今天这首《黄昏》,我愿称之为最强。」

「诶诶诶,我家哥哥苟华难道不能唱出情感?」

「得了吧,别来沾边。」

「苟华唱的《病》的确不错,兄弟们,我推荐你们去听一下,没有得过几年大病,实在唱不出那种唱歌如作法的味道。」

「......」

弹幕翻滚,现场的亮度从黑又变成了白,只不过舞台上的路扬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了人们的讨论声。

“你这首歌是不是唱的张志渡?”后天,李振突然问。

“嗯。”路扬点点头,“顺手就想到了。”

“厉害,那种被人一嘴拒绝,然后感觉到世界昏暗的感觉,我是能感受到了。”李振竖起大拇指,“而且你小子的进步有点大。”

“假的假的。”路扬摆摆手,“不过是超常发挥罢了。”

“谦虚就是最大的装哔。”李振轻声说。

他是下一个上台的人,这时的乐队还没有布置好呢,所以只能在那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这歌真不错的。”李振突然又说,还指着那头的方菲和周秋月,“你看那两位,现在还在讨论呢。”

“只希望在你们手上不会输得太惨。”

李振:“......”

他打算不和路扬这家伙多BB了,刚才那首歌的表现已经足够好,而且作品和唱功方面完全没有任何能够让人挑得出毛病的地方,可是路扬这谦逊的状态实在让人想揍他一顿。

你都唱得那么好了,能不能别捧杀其他人了啊!

这时,趁乐队上台的时间,周秋月开始了点评。

“今天有搭档了,我负责讲解歌词方面哈。”周秋月说,“平心而论,其实这首《黄昏》的歌词绝对算不上惊艳,说是优秀也有点勉强,别反对,毕竟路扬之前的很多作品在歌词方面都能秒杀这首《黄昏》。”

台下观众们刚刚想反驳呢,结果听到周秋月那么一说,还真是认同了。

你想想,之前的路扬都唱些什么歌,那《青花瓷》的歌词摆在那里,后来的歌词又怎么敢被评价为惊艳两字。

这时周秋月又说了,“但《黄昏》的歌词贴合氛围,这是重点,这种略带凄凉味道的歌词搭配上路扬那略带沙哑的嗓音演绎,这些要素堆积在一起,让歌曲达到了深入人心的效果。”

“还有唱法。”周秋月最后说,“明明没有撕心裂肺的大吼,也没有低沉得让人发闷的低音,但听到这首歌,总会觉得肝肠寸断。”

「认同。」

「合理。」

「点评专业。」

「还得是专业点评,我原来只觉得这首歌不错,但具体哪里不错,我也说不明白,只能搁那扣好听,但周秋月点评,一切就有根源了。」

「......」

弹幕开始刷屏,而这时,方菲开口了。

“我说下旋律方面哈。”方菲轻声说,“《黄昏》的曲子朗朗上口,非常容易记住。”

“前奏那,钢琴的音色一出来,就给整首歌蒙上了一层悲伤的感觉。”方菲说,“后来的和弦框架,大家可能会觉得比较耳熟,这是我们最常用的61363456和弦框架,通篇几乎都在反复循环。”

“那是很大众化的和弦框架,在这样的框架里写歌并不简单,对旋律的要求很高,毕竟框架已经很常见了,如果旋律再俗套一点的话,这首歌的缺点就会被无限放大,让大家没有记忆点,可路扬的旋律做到了,他的旋律写得很好,给人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又给人代入感。”

“而且《黄昏》还不是那种只能记住副歌,主歌怎么都想不起来的初级、俗气的洗脑,它是每一段都做到了抓耳、惊艳,而且又不晦涩。主歌线条是先短后长,副歌则刚好反过来,错落有致,又有所区分......”

方菲笑笑:“这曲子在我看来,要超过歌词太多了,歌词在这首歌里只是搭配者,哪怕不听歌词的话,我们也能感受到置身落日余晖之下,慢慢被残阳包围,最后被夜色吞没的氛围。”

“好了,这首歌的点评到这里,我们下首歌再见。”方菲和周秋月异口同声,结束了点评环节。

“我怎么感觉今天的点评.......好像更全面了?”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原来只有周秋月老师一个人说,但一个人很难把一个作品的优缺点全部说满的,就算全是优点,也很难全部都夸到,但两个人搭配不一样,总给人一点面面俱到的感觉。”

“这才是我们乐坛老人的作用啊,点评得有条有理的,让大家都对歌曲有了更深的认识。”

“那确实,我原来只知道歌曲好听,谁知道那么牛皮,原来好听的背后还有那么多的原因。”

现场观众们都在讨论,今天是方菲和周秋月两人一起点评的第一天,原以为大家会觉得有点陌生,有点难以接受,但随着点评完路扬唱的《黄昏》之后,一切质疑都没有了。

“我也来点评一下。”顾清寒拿着手机怼着脸,还不忘给亲妈和老师两人做补充,“你们听歌的时候不一定需要看歌手和创作人,今天有没有人注意到了电吉他的老师?”

顾清寒摇摇头,又道:“今天的电吉他部分,我只能这么评价:画龙点睛,荡气回肠。”

「可以,又能get到一个小知识。」

「原来以为这种节目的点评环节只是节目效果,但是没想到《歌手》的点评的确能让大家知道这首歌牛皮在哪。」

「是啊,听他们一说,好像我们之前看的那些综艺点评都是依托答辩,全是铺天盖地的赞美,然后哪里美,又没说。」

「......」

看着弹幕,顾清寒也突然有感而发。

“可不是嘛。”顾清寒耸耸肩,“我老公在节目各单位人选方面还是挺下功夫的好吧,总不会像其他节目一样,外行人指导内行,然后还一副前辈姿态在那里乱说吧,对选手和对观众都不负责,还影响比赛的公平性......”

她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说着说着突然捂住嘴巴了。

顾清寒意识到自己一时间说了太多,几乎都快把《演员》这两个字给说了出去。

而这时,弹幕上已经全是问号了。

「???」

「总觉得教母在暗示什么。」

「所以教母在骂哪个综艺节目?」

「牛的啊,我觉得教母如果不当明星的话,肯定是一个合格的主播,她都不用弹幕带节奏的,会自己带!」

「......」

“别说了别说了。”顾清寒摆摆手,“继续看节目,刚才的话当我没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