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都市小说 > 国民神医 > 第三十七章 陆毅是明医水平?!全文阅读

第三十七章 陆毅是明医水平?!

“第二个,胃久寒肝也会寒。”:

王丰年继续道:“病人肯定有肝阴虚寒之象,即使没有表象,但也要分析出来。”

“因此陆毅用吴茱萸,这味药可以补肝阴,温肝寒。”

“这一点考虑的非常全面!”

说到这,王丰年忍不住由衷的感慨道:“如果是我,给我这么短的时间,可能也不会考虑这么多!”

说完,看向黄从景他们说道:“你们的方子没太大问题,可以治病,也就是病人情况会大为缓解。”

“但是,你们开方的思路只看了外在病症,没有看到病症后面隐含的问题。这是方医和明医的区别所在!”

明医?

陆毅是明医水平?!

听到王丰年的话,黄从景他们和周文轩都是眼睛瞪大。

中医分四个等级工医、方医、明医、国医。

明医全国不超过五百人,要知道王丰年自己也刚刚接近明医而已。

明医,这对陆毅的评价也太高了吧!

“佩服!”

王丰年再次对陆毅由衷抱拳道,然后看向在场所有人:“以我的医学水平判断,陆毅开的方子更有效!”

轰!

尘埃落定!

陆毅赢了!

我们赢了?

“哈哈,交流会圆满成功!”

赵进亮忍不住喜上眉梢,忍不住看向冯一谷他们,眼神全是嘲讽。

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嘲讽!

冯一谷和其他五个社区医院院长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王丰年的水平不容怀疑,公正性也不容怀疑,他说陆毅赢了,那就是真赢了!

卫生署长郑闻惊讶的看了陆毅一眼,他也没想到陆毅不仅赢了周文轩,还一起赢了其他社区医院的六个医生。

不愧是首富和治安署魏署长送锦旗的人啊!

艹!

周文轩此时看陆逸的眼神能吞人,不能接受的看着这一切,双拳紧握。

如果他可以选择,他选择自己赢。

如果不能这么选,他宁愿选择社区医院的六个人赢,而不是选择陆毅赢!

马建山和其他科主治医生面色如丧考批,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这之前六大社区医院来势汹汹,他们根本没想到陆毅能赢,但现在现实彻底将他们打脸了!

陆毅不仅赢了,而且赢的彻底,甚至赢得轻松!

“现在怎么办?”

一群人用眼神中快速交流了起来,他们必须要重新思考和陆毅的关系了!

周围围观的病人此时却眼睛发亮,满是惊喜。

人民医院的中医不如陆毅,社区医院的六个医生加起来也不如他!

青山县中医第一人似乎对他也挺佩服!

这样的医生……他们果然没排错队!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这句话简直就是写给冯一谷其他社区医院院长,就在他们感谢完王丰年后,准备去三楼会议室开院长座谈会时。

“等下!”

黄从景突然开口了,目光紧盯着陆毅:“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陆医生!”

唰?

所有人疑惑的目光看向他,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私人问题,是我医学路上的疑惑,一个极为棘手的疑难杂症,不知道陆医生能否解答,这个问题不算是此次交流会!”

黄从景满脸认真,随即看向王丰年等人,抱拳道:“这个问题,在座的中医可以一起参详,如果有办法,还望不吝赐教!“

“你说。”

陆毅收起笑容,变得认真起来。

其他中医也正色起来。

黄从景深吸一口气,说道:“有一位女士,特别肥胖,有三百斤,腹部臀部大腿部肿胀肥胖,体型类似梨型……”

还没说完,陆毅直接问道:“她是不是喜欢喝牛奶?”

“你怎么知道?”

黄从景惊讶问道。

陆毅没有回答,说道:“你继续说。”

“哦好,这位女士脉象洪大,自诉口渴,感觉浑身燥热出汗,手脚也都是热的,冬天穿衣服很少都感觉热,甚至洗澡用冷水才感觉舒服!”

白虎汤症!

在场的中医迅速判断道。

大热、大汗、大渴、脉洪大有力典型的白虎汤症,用白虎汤即可,这个辩证和用药都不难吧?

为什么这么劳师动众?

大家疑惑的看向黄从景,黄从景继续说道:“我就是用的白虎汤,治疗,每服8两!”

这么大剂量?

众人心头惊讶的同时也佩服黄从景的胆大,白虎汤里面可是有石膏,知母这种大寒之药,吃了很容易伤身。

“但一周后,病人来说口更渴,全身更热,原来喝凉水,现在喝凉水里要加冰块!”

啊?

在场的中医愣住了,包括王丰年。

这么大剂量怎么可能不管用?

“于是,我再加量,一副药十二两!”

黄从景神情有些疯狂的说道:“一周后还是没好!病人说更热了!”

什么?!

十二两都不行?

众人惊住了,现场一时间没有声音。

王丰年眉头紧皱,病人很典型的白虎汤症,这么大剂量,都是大寒之药,怎么可能没用?!

“这个病人我到现在都没治好,我想问一下陆医生有没有办法?另外,是我辩证错误吗?”

唰!

所有目光集中到陆毅身上。

陆毅想了想,说道:“你辩证可能没有错。”

“没错?”

黄从景惊疑问道:“那为什么用白虎汤不对。”

王丰年和贾贵他们紧盯着陆毅。

“你辩证没错,不代表病人身体健康情况就是这样。”

陆毅正色道:“如果我是你,第一次大剂量白虎汤没有一点疗效反而加重的时候就该警醒,立刻换药!因为正常情况下,白虎汤不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加重。”

“换什么药?”

黄从景眼睛紧盯着陆毅。

陆毅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道:“生附子9克,干姜9克,炙甘草15克。”

生附子?干姜?

黄从景全身一震,在场其他中医也全都一愣,满脸惊疑。

这俩是大热之药!

病人全身大热,用大热之药岂不是更热?

“病人肥胖身体水多湿多,再加防己15克,茯苓9克,利水排湿。”

“300多斤多这么重骨头应该伤到了,再加补骨脂20克。”

“至于骨伤需要补肾,另外这么重肯定体虚需要补肾,再加生地黄20克,泽泻8克。”

陆毅说道。

“等下!”

黄从景呆了一下,急忙问道:“大热之药这个先不说,补肾我赞同,可是为什么要开泽泻?这不是泻肾的药吗?补肾和泻肾同时这还能补吗?”

在场的中医也全都惊疑的看着陆毅。

“因为要补,所以要泻!”

陆毅掷地有声道:“补肾需要让肾先休息!否则根本补不到!”

“肾24小时都在工作,相当于一个人一边工作一边吃补品,不仅补不到!而且还不消化!”

“泽泻利水通淋,用泽泻先帮它工作,帮助把小便排掉,让肾脏得到暂时喘息的机会,利用这个机会,生地黄起作用!这时候肾才补的到!”

“这就是为什么经典六位地黄丸里面泽泻和熟地黄同用。”

轻飘飘的几乎话,在在场中医师耳朵里犹如医生惊雷。

炸开了他们脑海中的关于补肾的迷雾,阳光透过迷雾洒下来,让他们有种豁然开朗!

原来补肾要这么补!

人群中的吴胜利瞳孔紧缩,他终于知道自己给那些达官贵人开补药为什么效果不明显了,他没有补泄同时!

“回到你刚才说的病人。”

陆毅看向黄从景:“你辩证没错,但是有八个字:热极生寒,寒极生热。”

“你的意思是病人内里极寒?”

黄从景全身一颤,立刻想到陆毅刚才的方子。

“对。”

陆毅点点头:“内里极寒生热象,从外表看怎么看都是热证。”

“你第一次用寒药无效就要意识到不对!”

“寒极能生热象,热极也能生寒。他热让他更热,热到了极限寒就回来了,回去用我刚才的药方,七天无效来找我!

陆毅平静的说道。

这么自信!

黄从景深深的看着陆毅,这个病人并不是他遇到的,而是他行医几十年的爷爷遇到的,至今他爷爷都素手无策。

这不重要!

重要是回顾陆毅今天全程表现,风轻云淡、信手拈来、不动声色、自信轻松。

无论是望诊,还是对病情的把控,救治方法,甚至对药的掌握,对中医理论的精通,都到了高他不止一个的层次。

甚至比他爷爷都高!

明医!

此刻回望全程他终于相信王丰年的话。

突然黄从景目光闪动了一下,一咬牙,猛地一抱拳说道:“陆医生,我想拜你为师!”

啊?

全场瞬间雅雀无声。

赵进亮愣住了,冯一谷愣住了,五个社区医院院长愣住了,王丰年愣住了,周文轩也愣住了。

全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