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言情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师伯,人族第一口劫器!(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师伯,人族第一口劫器!(求订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诸神国度。

当黑铁战船驶入其中,苏乞年几乎要怀疑,是否来错了地方,因为这里一片破败,神圣祥和的琉璃净土,到处都是宛如陨石般的坑洞,除了远方那座伟岸的众神山还完好无损,就连那诸神沉眠之地,入眼的,已经没有完好无损的黄昏天碑。

全都复苏了!

苏乞年念动间,想起了老神王当初所言,涉及镇压诸神的部分真相,很显然在不久之前,诸神国度内生出了一场极其惨烈的动乱,甚至从那众神山上,除了山巅之外,他竟感到了一种清静宁和的气韵,丝毫没有当初的压抑感。

远古诸神呢?

似乎察觉到了苏乞年等人异样的目光,这位接引的陌生的至高神主并未解释什么,只是嘴角泛起了一抹晦涩的苦笑。

艰难苦熬这么多年,沉眠后又苏醒,苦苦挣扎,以为终于重获新生,结果到头来,不染尘埃者几人?就算一些当年心怀异样心思的,这些天里,也只剩下沉沉的暮气与萧索,故人不再,这样一种另类的长生方式,他们不想要,这样活着,生命进化的意义,又是什么?

为了孤寂与生杀夺取,俯瞰众生?

漫长的寿元里,总有腻味的时候,就算是至高生灵,很多也只剩下后悔,当年不该抱有侥幸之心,既想共存,又想借此超脱于外,但这世间岂有两全法,那些腐朽与破灭的生灵,从未真正将他们看在眼里,再多的算计与布局,也抵不过绝对的,不可抗拒的伟力。

众神山巅,黑铁战船落下,苏乞年却见到了一道许久不见的身影。

“古师兄。”苏乞年面露异色。

他没想到,守在众神山巅神殿前的,竟是一身白袍,两鬓斑白的人王古唯一,多年不见,其已立身在了大帝绝巅之上,那一重又一重洞开的神藏大窍,在苏乞年眼中如煌煌天阳,清晰可见,这位师父的记名弟子,或许已经临近了诸皇之下最强者的层次,而以其年岁,若是再进一步,就是神话领域。

“苏师弟。”人王古唯一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接引众人进入神殿之中。

没有见到复苏的远古众神,整个神殿中,唯有一张琉璃神座高悬,一名身着粗布白袍的青年端坐其上,他气质出尘,丰神如玉,每一寸肌体都完美无瑕,一头比墨玉还要深沉的黑发肆意披散在肩头,乌亮的童孔深邃,仿佛沉坠着万古时空,没有如想象中的神威如狱,反而感到了一丝澹澹的慵懒与疲惫。

“见过化天神王。”苏乞年及身后众人躬身一礼。

摆了摆手,琉璃神座上,元化天轻笑道:“无须多礼,当年与令师也算是故交,一路打上绝巅,只是他走得更快,我这一具神躯里,也曾流淌着部分人血,你若不嫌弃,唤我一声师伯便可。”

苏乞年一怔,而背后的震元神主等人,也愈发笃定了此前的猜测,那位恐怕并非是如老神王所言,陨落在远古末年,诸神黄昏之前,这位化天神王,在远古末年,可是诸神中都赫赫有名的狠人,另类至极,连本族的神明,都被其镇压得七七八八,毫不留情。

所以,对于远古末年那段至暗岁月里的一切种种,包括苏乞年在内,都愈发好奇了。

“师伯。”苏乞年略一沉吟,开口道。

老神王对于这位,也并无恶感,只是没什么交情,不是他那一辈的人物,等他成神,都到了天界新纪了,远古末年,一切都被尘封。

而这一幕,顿时令剑九等一群天庭年轻一辈艳羡坏了,这有一位令诸神王都暗然失色的师父,先是多了一位神王师兄,这转眼间,又来了一位神王师伯,放眼当下的诸天,若论身后的底蕴,还有谁能够超过这一位。

就算是日后,四大神王想要出手,抛开那位诸天禁忌不说,两大神王在后,也要掂量掂量。

“复苏的远古诸神,是否……”苏乞年问道,众神山上的异样,令他生出一些猜测。

“这里开口,无须顾忌,如你所想,全都陨落了,”这位化天神王,此刻也轻叹一声,“我亲手送他们解脱。”

什么!

震元神主等人皆勃然色变,哪怕心中有一些猜测,但从这位一代神王口中证实,还是不禁令他们心神剧震,那可是远古诸神,不是荒野中的杂草,全都陨落了,这实在是无法想象,天界新神们从承继古神神座那一刻起,纠缠的因果,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尤其是在得悉破灭种族之后,如震元神主这些至高生灵,也曾彼此间彻夜长谈,都认为要竭力避免古神与新神之间的纷争,或许因为神座难以调和,但诸天有敌,难以根除,加之现在有石空这位神陨之地的传人出世,作为神座的缔造者一脉,或许能在日后开辟出折中之法。

然而,现在这所有的推演与对于未来的预想,全都随着远古诸神的陨落偏离了方向。

半个时辰后。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从这位化天神王口中,他们得悉了破灭生灵跨域而来的同时,诸神国度内破灭兵器兵魂的复苏,这是破灭种族专为侵蚀诸天而铸炼,比一般成熟体的破灭兵器更加诡异,在腐化与侵蚀一道,诸神也难以抵抗,无尽岁月的封镇,并未能将他们彻底唤醒,反而彻底沉沦。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而将他们彻底净化,击溃破灭兵器兵魂的,并非是化天神王,而是玄黄大地大夏传承的三大镇国重器之一的大夏玄黄鼎。

一口古今未有的纯阳兵器,以纯阳雷劫之力,将诸神净化,镇杀破灭兵魂,但可惜不能根除诸神体内虬结的破灭源根,这是一种由内而外,侵蚀生命本质的伟力,不可逆转……

至于那道星空坐标,一头曾经被封镇在远古神兽烛龙体内,成长体的破灭生灵,也随着那头成熟体的陨灭,被大夏玄黄鼎中的纯阳雷火彻底焚化。

“那头破灭生灵,当年是刻意封镇,留在玄黄大地龙冢内的。”苏乞年忽然开口道。

元化天看他一眼,点点头,道:“烛龙秉承阴阳神座,以己身为囚笼,封镇了那头年轻的破灭生灵,我等本以为,其能够抵住腐朽与破灭源根的侵蚀,没想到最后依然失败了。”

顿了顿,元化天翻掌,石质的大夏玄黄鼎古朴无华,在掌心浮现,被其抛给苏乞年,道:“但也因此,有了这口大夏玄黄鼎的孕育与出世,若是按照那片玄黄大地众生的认知,这该是人族的第一口劫器。”

人族的第一口劫器!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在玄黄大地,劫器号称有镇压气运,扭转厄运,避劫而过,超脱于外之力,玄黄大地上下五千年来,只有三圣铸成了一口劫器,至今下落不明,也无人知其器形,没想到居然就是这大夏玄黄鼎。

但大夏玄黄鼎,传闻为大夏末代人皇所铸,三圣出世,应在在大夏人皇战死,血雨天哭之后,现在看来,玄黄大地那段黑暗岁月里,恐怕亦有不为人知的隐秘,在道缺之地,三圣亦为道祖,进入星空之后,未必不会受到时空天堑的感召。

而今,他见到的,唯有镇压诡异残躯,身在灵山之上的佛祖阿弥陀佛,其它二圣,却杳无踪迹。

直到他而今也踏上辟道之路,煅造出第一条道轨之后,他才醒悟过来,就算是道缺之地,身为辟道之祖的三圣,当初真的只有神圣之力吗?

至于大夏玄黄鼎,到底是大夏末代人皇所铸,还是三圣所铸,现在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净化,彻底击溃腐朽与破灭源根。

“你比我,更需要它。”

人王古唯一道,这些年来,他更像是大夏玄黄鼎的守护者,当年也是在虚空之地被天帝取出,交托于他,参悟这些年,他衍化出了自身的人王印,这口大夏玄黄鼎,在他手中,只能算是一口另类的强大兵器,而得承了人皇经文,开辟出半部战神图录的苏乞年,才该是它真正的承继者。

大夏玄黄鼎入手,石质的鼎身甚至有些粗糙,但苏乞年分明感到,残缺的道字符中捕获的两股道韵,那至阴至暗的黑雾沉寂下去,而那团至纯至阳的光,则愈发炽盛灵动,隐隐与大夏玄黄鼎共鸣,令他一身先天纯阳体魄,都开始发烫。

“去吧,续接天柱,绝地天通这么多年,在那四个老家伙复苏之前,我也想去天界看看。”

元化天道,挥了挥手,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不愿再说更多,接引他们前来诸神国度,更像是为了将大夏玄黄鼎交给他。

半盏茶后,黑铁战船驶出诸神国度,星河斗转,时光流逝,船首上,苏乞年沉默不语,这一刻想到了很多,尤其是玄黄大地,师父到底在那里有多少布局,而种种迹象都在告诉他,玄黄大地,多半就是后世的地球,只是岁月更迭,再不见过往的痕迹,未来时空里,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