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钢铁,枪炮与穿越异界的工业党 > 第654章 相认全文阅读

第654章 相认

湖心镇领主府,书房。

保罗正襟危坐,旁边坐着拉荻·瑟提亚。

他当然不能立刻信了那个女人的话。

除了拉荻,他还做了其他措施,一把手枪就摆在桌子上。

玛丽安娜和内森被请了进来。

玛丽安娜抬眼看了一遍书房的角角落落,脸上浮现出回忆的表情。

“这座城堡的装潢变了许多,唯有这个房间还维持着原状。”

拉荻感觉有些奇怪,老师来过这里?

保罗没有应声,询问领着玛丽安娜来的侍从:“菲利普管家在哪?我需要他马上过来。”

侍从回答:“我马上去找他。”

保罗又追加了一句,“还有塞西尔和布来斯,我希望他们也能马上赶到这儿来。”

“遵照您的命令!”

侍从走了。

玛丽安娜看着保罗嫣然一笑,“怎么,你还不相信我?”

保罗伸手,“请坐。或许你们可以先用茶几上的水润润嗓子。待会儿……要说很多的话。”

拉荻愈发疑惑,询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保罗耸耸肩,“这个女人——你的老师——说她是我的母亲。”

“噗!”端着水杯的内森一口喷了出来。

拉荻直接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两眼瞪得滚圆。

内森放下水杯,一脸惶恐地说:“不,老妈,这不是真的!”

刚才关于保罗和他是兄弟的事,内森在直觉上已经觉得母亲不似说谎,但是又不敢面对。

但如果是真的,另一个可能也随之而来,这让他的脑子混乱了好久。

“是真的!”玛丽安娜看向自己的次子,严肃说道:

“内森,你有姓氏——格来曼,你的全名是内森·格来曼,而我则是玛丽安娜·格来曼。”

保罗拿手在拉荻面前晃了晃,让她回过神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这时都都的敲门声响起。

保罗打了个响指,“菲利普管家到了,事情的真伪马上就能见分晓。女士,我是个宽厚的人,如果是假的,你还有最后的机会。

“你竟然怀疑自己的母亲!我应该在你屁股上扇几巴掌让你回忆起来。”玛丽安娜心中如此想。

愧疚,渴望,急切,伤心,埋怨……种种情绪的混杂让她稍稍变得有些不理智。

见她没有回应,保罗喊道:“请进,菲利普管家。”

老管家推门而入,玛丽安娜也转身看向门口。

房门推到一半就停住了,菲利普看到了她。

“好久不见了,菲利普。”看到旧仆的玛丽安娜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

“夫人……”老管家的喉咙中发出一种哽咽的声音,有些浑浊的双眼瞬间湿润起来。

好吧,原来是真的。

保罗终于确认了。

-------------------------------------

……

“我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在西北海湾度过平静的一生。”

玛丽安娜坐在沙发上,将十几年前的事情娓娓道来。

“但是一直追踪我的教廷狗腿子也寻踪而来,并秘密搜寻我的踪迹。”

“那时我刚刚生下内森,对于法术的运用极其不稳定,如果魔女的身份一旦被坐实,根本无力抗衡。”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忍痛与你和你的父亲分别,带着内森离开西北海湾,对外则称染疾而亡。”

……

“我在角湾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那里教会拉荻如何运用魔法。”

“再之后,我们又去了内陆,并在那里加入秘法会。”

……

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玛丽安娜将这些年的经历简述了一遍。

菲利普掏出手帕,不断擦拭着眼睛。

“玛丽安娜夫人,你们这些年受苦了!”

玛丽安娜苦笑一下,“倒也不算太艰辛,比起那些惨遭横祸的法师,我们还是幸运的。”

“只是……”

她眼圈泛红,眼中冒出晶莹的泪花。

“我没能再见哈特一面,他就已经走了。”

哈特正是老格来曼的名字。

来到阿尔达后,她才知道丈夫已经离世了,偷偷躲起来大哭一场。

她甚至一度想杀了同行的爱德华。

从收集到情报中得知,正是这个海盗头子的离开让西北海外的海盗们失去约束,这才导致了丈夫的身亡,爱德华负有间接的责任。

但她还是拼命压制住了这个想法——至少现在还不能动手。

当下在场的是她的儿子、仆人、学生,并无外人,再加上倾诉了深藏多年的秘密,玛丽安娜没忍住又哭泣起来。

拉荻站起来走上前去,默默无言地紧紧抱住自己的老师。

菲利普努力安慰着:“请节哀,夫人。老主人如果知道你们能再回到这个家,一定会万分开心。”

他又看向内森,这个年轻人正看着哭泣的母亲不知所措。

对天发誓,自从记事以来就没见过母亲哭过一次。

一直以来玛丽安娜展现给他的都是一种坚强、乐观、镇定、智慧的形象。

“内森少爷。”

菲利普管家眼睛红红的,但满脸的欣慰。

“你也长成一个健康的大小伙子了,我想老主人在天堂中一定十分欣慰。”

内森动动嘴唇,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当时为什么要带……我的弟弟走呢?带着一个孩子,我想十分的不方便。”

一直沉默不语的保罗突然开口。

“那是因为……”

玛丽安娜心里莫名产生了一丝惶恐——长子是在怪她吗?

“你的弟弟继承了我的天赋,刚生下来就展现了对魔法的亲和性,如果不带他走,当时还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伪装的他会很快暴露。”

“原来如此。”保罗点点头,“好吧,让我们再来谈谈秘法会的事。”

“格来曼伯爵!”拉荻叫了他一声,带着几分指责意味。

她几步走到保罗身边,俯身小声说道:“我想你应该先给自己的母亲和兄弟一个拥抱。”

保罗呆了片刻,来到玛丽安娜身边伸出双臂。

“欢迎回家,我的母亲。”

话还没说完就被玛丽安娜一下子抱住。

“我的孩子,你知道妈妈有多么想念你吗?”

保罗身体僵硬地任由母亲拥抱以及轻嗅。

“几乎每个夜晚,你都会出现在我的梦中。”

是吗?

保罗很是疑惑,其中也夹杂着几分怨气。

那你为何又急着离开阿尔达。

要不是被我拦下,这一幕就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