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武侠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2880章 陌寒衣、菩萨心肠全文阅读

第2880章 陌寒衣、菩萨心肠

那慵懒男子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挑衅意味。

苏奕并不喜欢口舌之争。

但,他有心试探那些神秘家伙,当即运转口含天宪神通,以心声淡淡道:“出言不逊,当罚!”

一片死寂。

没有任何反应出现。

半晌,那慵懒男子的大笑声忽地响起,“哈哈哈,你这小娃娃是想笑死我吗?”

紧跟着,一阵哄笑声随之响起。

“还未执掌命书,就妄想用口含天宪之法用刑?不得不说,小家伙你很勇啊。”

“奇怪,命书这等至宝怎会落入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小家伙手中?”

……那一道又一道声音,或戏谑、或调侃、或挖苦,各不相同。

苏奕皱了皱眉,不行?

再试试!

他以心魂结印,施展灵台感应篇秘法,心境中顿时有明耀的心光涌现。

而后,苏奕再次施展口含天宪神通。

“不敬我者,当罚!”

命书忽地变得滚烫起来。

而在命书内的一个奇异之地,幽暗的天穹‎​​‎​‏‎‏​‎‏​‏‏‏忽地布满一条条刺目炫亮的规则秩序。

一阵压抑人心的灾劫气息,随之扩散而开。

顿时,一阵惊愕慌乱的嘈杂声音,在这奇异之地中响起。

“那小东西竟然……”

“快躲!”

轰!

天穹上,犹如天道主宰发威,倾洒一条条带着神秘气息的雷霆秩序,像长鞭般抽打而下。

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顿时响起。

“狗日的陌寒衣!你他娘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那小王八蛋!”

有人抱头鼠窜,破口大骂。

一条条炫亮的雷霆秩序抽打,让场中乱作一团,到处是惨叫。

“为何惩罚我们,都他娘是陌寒衣的事情,凭什么让我们承受无妄之灾?”

“命官也不能这般乱来啊!”

……苏奕脸色惨白,之前收拾那些妖王时,就让他心力消耗极大,而今又一口气施展出这种惩罚,心魂都暗淡下去,虚弱无比。

可他却笑起来。

那些神秘的家伙不知什么缘由被镇压在命书中,或许他们都一个比一个恐怖,可有了灵台感应篇,要收拾他们好像也并非难事!

“小命官,我服了!要不要聊一聊,你肯定不了解命书的秘密,我可以统统告诉你!”

那被叫做陌寒衣的“慵懒男子”再次开口,“只要你别记恨我就行。”

苏奕毫不犹豫拒绝,“没兴趣。”

说罢,就收起命书。

他对那些神秘的家伙完全无法信任,在没有真正掌控命书之前,他断不会尝试从对方口中得到什么。

更别说,从那些神秘家伙的言辞间,他感受到了极大的怨气!

有对萧戬的怨气。

也有对自己获得命书的怨气!

并且,对苏奕而言,这次能获得灵台感应篇传承,已是意外之喜,自然不会再奢求其他。

哪怕要了解命书的秘密,他也会自己去探索,而不必他人指点。

没有再多想,苏奕摒弃杂念,运转灵台感应篇,潜心修炼心境。

命书内,自有源源不断的神秘力量涌入心魂,补充之前的消耗。

一天后。

境秘力恢复一半。

但苏奕已经不敢耽搁。

“接下来,你留在此地,等着接应我。”

苏奕把星蟾子叫来,“每隔七天,我会来见你一次,若约定的时间见不到我,你就立刻离开。”

星蟾子已经暴露,不适合再前往灵宝天城。

与其跟着自己前往冒险,不如留在这里进行接应。

“大人,我……”

星蟾子正要说什么,就被苏奕打断,“听我的安排。”

星蟾子叹了一声,答应下来。

苏奕则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灰衣少年的模样,吊儿郎当,仪态惫懒。

正是传说之主王执无的模样。

反正,在这命运长河之下,谁也不认识王执无。

……

灵宝天城前。

苏奕第三次来了,只不过前两次都不曾进入城门。

这次来的时候,他意外发现,那原本被高高挂在城墙上的七个孔雀妖皇的手下,竟都已不见。

略一思忖,苏奕径自朝城中行去。

一路上,到处是摩‎​​‎​‏‎‏​‎‏​‏‏‏肩接踵,川流不息的景象,不过清一色都是水下生灵所化的“行人”。

不止有妖类,还有各种古怪的怨魂、孽灵、鬼怪之属。

饶是苏奕见多识广,当走进城中时,也不禁大开眼界。

他曾听星蟾子谈起,这命运长河之下,也有不少凶名赫赫的鬼王、灵王。

都是由不同的水下生灵证道,同样需要凝聚本命字。

据说一些强横的鬼物,同样可以晋升为“皇”。

但相比妖王和妖皇,其他生灵成皇的数量极其之稀少。

灵宝天城的建筑风格极为粗犷,呈现出古老原始的神韵,街道四通八达。

临街的商铺,贩卖着各式各样的物件,五花八门,形形色色。

全都是命运长河中的“特产”。

星蟾子曾介绍过,灵宝天城中的交易,可以以物换物,也可以用永恒精金进行。

命玉钱也行。

原因很简单,那流传于永恒天域的命玉钱,本就是从命运长河之下采集的先天命玉炼制而成。

至于永恒精金,命运长河之下同样不缺,是一种可以用以修炼的货币。

而苏奕身上,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永恒精金。

过往这些年,仅仅是从战利品中搜集到的永恒精金数目,都已不可估量。

命玉钱也有数百块。

若不是当初早有前往灵宝天城购买物品的想法,急缺修行资源的苏奕,早就把永恒精金和命玉钱炼了。

在城中闲逛了半天,苏奕开始行动起来。

“这一批幽玄草,我都要了。”

“可有五雷斑斓浆出售?好,我要一千斤!”

“这是何物?买!”

……接下来的苏奕,花钱如流水,在不同的店铺中购买修行资源。

让他不得不感慨的是,这命运长河之下果然和永恒天域不一样。

在永恒天域,一株幽玄草能卖三百颗永恒精金。

可在灵宝天城,只需十颗就能买到,并且能买一捆!

类似的物件,不在少数。

都是在永恒天域堪称稀罕的宝贝,在这灵宝天城中却成了司空见惯的普通货色。

而一些永恒天域随

处可见的东西,在这灵宝天城却卖出了惊人的天价。

苏奕就趁机把身上那些用不上的宝物,陆续卖出了比永恒天域多十倍百倍的价格。

这一切,让苏奕都有一种捡了大漏,占了大便宜的满足感。

他不禁畅想,若能组建一个能够往返命运长河之下和永恒天域之间的商队,绝对能财源滚滚,大发横财!

但很快,苏奕就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世上除了自己和一小撮人之外,注定无人能进入这命运长河之下。

不过,苏奕倒是听说,在永恒天域中,不少顶级的商会,都和命运长河之下的妖王建立有独特的联系。

那些商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和那些妖王派遣出的商队,在命运长河上进行交易。

但,终究有限。

并且风险很大,随时会有被黑吃黑的危险。

“兄弟,请留步!”

当苏奕从一座店铺走出时,顿时有一个贼眉鼠目的瘦削男子凑上前,神神秘秘传音道,“你可知道,你已经惹出了大麻烦!”

苏奕神色不‎​​‎​‏‎‏​‎‏​‏‏‏动,传音问道:“什么麻烦?”

他注意到,这瘦削男子手笔覆盖着一层黑色鳞片,眼瞳泛着黄褐色,只看气息,并非妖王。

“所谓财不外露,露必有灾,你难道还不明白?”

瘦削男子传音道。

这番话,倒也并非恐吓。

苏奕早察觉到,随着自己在城中不断购买和出售宝物,早已引起许多觊觎的目光。

每当他去一个地方,暗中必会尾随许多盯梢的人。

分明是把自己当做了肥羊。

苏奕故意装作吃惊道:“不是说这灵宝天城禁止厮杀么?”

瘦削男子嗤地笑出声。

他心中大定,知道眼前这家伙,果然是头一次前来灵宝天城的雏儿,腰缠万贯,富得流油,却不知早被人视作肥羊了。

“明面上,当然没人敢动手,但暗中呢?”

瘦削男子眼神意味深长,“灵宝天城太大了,多的是四位城主的目光也无法触及的地方!”

苏奕紧张道:“朋友可否为我指一条明道?”

瘦削男子沉吟道,“那就要看你上不上道了。”

苏奕心领神会,取出一个储物袋,递过去。

瘦削男子打开一看,眼眸一亮,其中装着足足一千颗永恒精金!

“兄弟,不得不说你运气很好,遇到了我这个菩萨心肠的大善人!”

瘦削男子拍了拍苏奕肩膀。

苏奕作揖道:“事成之后,必有厚报!”

瘦削男子却沉默了。

他忽地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家伙未免也太好骗了一些,那些拙劣的借口,狗都不信,这家伙怎地就真的当真了?

可旋即,瘦削男子就不再多想。

他好歹在城中厮混多年,此次充当的,也只是一个为猎物“引路”的小角色,等把人送到,自己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怕个毛?

“跟我走。”

瘦削男子转身朝远处行去,身影像一条游鱼般,熟门熟路地朝远处行去。

苏奕跟随其后,心中则浮现出一幅纤毫毕现的画卷。

画卷中,浮现出附近三千丈之地的景象,那些在暗中追踪之人的身影,也清晰地在画卷中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