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探书 > 都市小说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10506章全文阅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阵法水平的评级不同于实力境界,并没有标志性的明确特征,某种程度上其实更像是一种职称,只要能够通过阵法协会的评级考核,就能得到相应的职级。

这一点,从最初级的底层阵法学徒到阵法宗师都能适用。

但是,唯独阵法大宗师不同。

阵法宗师可以用宗师级阵法进行考核,然而阵法大宗师却没有一个明确的大宗师级阵法标准,坊间所谓的大宗师级阵法,其实只是对所有凌驾于宗师级阵法之上的一个民间统称。

如果某位阵法宗师超常发挥,声称自己搭建出了一个大宗师级阵法,旁人也都无法反驳。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阵法大宗师了。

只有阵法造诣得到其他一众阵法大宗师的认可,才有自称阵法大宗师的资格。

陆阳平很清楚,沉小鸟虽然看着很不着调,资历在一众阵法大宗师中也是最浅的一个,但他当初可是实实在在一家一家挑战上来的,无论阵法造诣还是眼界见识,放眼阵法协会都是毫无疑问的顶尖翘楚。

林逸既然能够得到他的认可,那就说明,他是真的有这个资格!

陆阳平倒吸一口冷气,不禁有些意动,身为资历最深的阵法大宗师之一,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一代又一代的新人崛起。

沉小鸟带着几分唏嘘笑道:“当年与我那一场对局之后,老爷子你说了一句吾道不孤,我至今记忆犹新,而在林逸的身上,我也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滋味。”

“那我还真想好好见一见这位新一代大宗师了。”

陆阳平随即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现在时机不合适,等以后吧,我必得好好跟他对局一场,看看他到底有没有你说的这么神!”

他的身份太过敏感,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一旦与林逸会面,立马就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事关重大,他现在还不能将自家暴露在风口之下。

沉小鸟哈哈一笑:“恐怕到时候你会被刷新认知。”

跟陆阳平沟通结束,沉小鸟转手便拨通了沉三痴的电话,开口第一句就是草字头。

一旁的陆棋友目瞪口呆,随即识趣的把后院让给了对方,自己则朝分会走去。

老爷子目标太大,不好直接与林逸接触,但他这个公认的陆家咸鱼却没有那方面的顾虑,恰恰相反,他与林逸走得越近,旁人反而越不会往陆家身上联想。

由他出面跟林逸打交道,亦或者提供一点什么便利,别人只会觉得这是他不着调的又一大例证,只会距离下一任陆家家主的位置越来越远。

这也算是口碑的反向利用了。

房间内,沉小鸟继续亲切问候沉三痴的祖宗十八代。

沉三痴无奈的回了一句:“够了啊,我的祖宗十八代也是你的祖宗十八代,你再这么骂下去可就骂你自己头上去了啊。”

沉小鸟气不过:“妈的你还知道我是你亲兄弟啊?连亲兄弟都要算计,你还是个东西吗?”

“我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是一个东西呢……”

沉三痴哭笑不得,不过也是自知理亏,没有继续辩解下去。

这次沉小鸟突然出现在英雄学院,就是他在幕后推动。

极少有人知道,他联盟执行沉三痴和阵法大宗师沉小鸟,原来竟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他们两人无论哪一个,都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大人物了,正常而言如果某个家族一下子出了他们两条真龙,早就已经一飞冲天。

即便不能一跃成为把持上层资源的超级家族之一,那也绝对不会是什么默默无闻的小家族。

然而现实就是如此。

他俩所在的沉家,别说放眼整个陆上神国范围,即便放在他们当地都不是什么上得了排面的大家族,充其量也就是当地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家族罢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兄弟俩本身行事风格的缘故。

沉小鸟本身就是不走寻常路的主,本人更是没有半点阵法大宗师的架势,无论走到哪里,反倒是被人喊变态的时候居多。

至于沉三痴,为人处世倒是没有他亲兄弟这么奇葩,反而称得上面面俱到。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不过放眼一众联盟执行,他绝对是行事最低调的几个人之一,绝大数普通人甚至连他这号联盟执行的名字都没有听过。

别说外人,就连他沉家内部的许多族人,都压根不知道自己家族出了这么一对牛逼哄哄的兄弟!

沉小鸟骂了半天,总算有点骂累了。

沉三痴这才捞到机会说话:“其实并不是我拉你下水,我只是给了你一个接触林逸的机会,至于最后要不要跳下去,选择权都在你自己的手中,你其实不该怪我,反而应该感谢我。”

“我感谢你祖宗十八代!”

沉小鸟再一次破口大骂:“像你这种算计人心都成了精的混蛋,会猜不到我的反应?你和你背后的那帮家伙,就是算准了我一定会自己跳下去,所以才安排了这一出,你敢说不是?”

沉三痴沉默,这话他还真不好否认。

有些话用来搪塞外人可以,可是用来湖弄自己亲兄弟,那就没意思了。

何况沉小鸟了解他正如他了解沉小鸟,这种事情,他也压根就没指望能够湖弄过去。

沉小鸟咬牙切齿道:“你们这帮家伙无论怎么野心勃勃我都管不着,但是我警告你们不要算计到我的头上来,否则就算是亲兄弟,我也会跟你翻脸,说到做到!”

“另外,我再奉劝一句,你们最好也别打林逸的主意。”

“这家伙,绝对比你想象中难对付得多!”

沉三痴却笑了笑道:“兄长你可能误会了,我们从来就没有对付林逸的打算,只是我们中间的某位先知在他身上看到了大时代的序幕,我们只是想跟他拉近一点关系,借个势罢了。”

沉小鸟冷笑:“这种屁话你自己信吗?”

“信啊,因为我真就是这么想的,兄长你别忘了,我也是近距离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呢。”

沉三痴回应得无比真诚。